搜尋此網誌

1998/12/26

生命的詩

生命在混沌中形成
不知不覺
從一粒細胞
形成一個宇宙

任誰
對生命都有無限的期待
但在混沌中
任誰都不知道
生命會形成怎麼樣的面貌

生命在不知不覺中完成
像無法掌握的宇宙
令人不斷發現
令人不斷驚喜

生命的誕生
就是詩的完成


#1243

1998/12/06

起來 願意做奴隸的人們

起來 願意做奴隸的人們
高舉統治者的旗幟
歡呼英明!加油!萬歲!
我們願意隨時接受宰割
只為了你嬌生慣養的魅力
我們願意獻花 獻吻
獻上熱烈的青春和歌唱

起來 願意做奴隸的人們
趕快忘記我們的岀身
忘記我們苦難的記憶
不要妄想自己能做好期待的事業
天縱英明是統治者的標識
有血統證明 盡力培養的最高學位
有上層結構的血液 有共謀謊言的天生氣質

起來 願意做奴隸的人們
我們只要一体的三色旗幡
我們只要千遍一律的口號
我們只要單調不厭倦的歌曲
由統治者統一規定和教導
我們不要自己思考
我們不要知道我們自己究竟是誰

起來 願意做奴隸的人們
如果有人反抗統治者
我們要齊聲譴責
派代表向統治者再三保證輸誠
為他壓驚 讓他安心
教導子孫為人要知道感恩
對統治者的後裔更要保持謙虛

起來 願意做奴隸的人們
讓別人統治是我們的本份
只要三餐溫飽 有機會受教育
做官慢慢等升級
有人空降也不要有任何怨言
如果有錢不妨昧著良心炒炒地皮
撈他一票 遠走異域

起來 願意做奴隸的人們
如果開放了民主選舉
不要否定那是統治者的德意
我們要用選票回報他們一代又一代的後裔
我們再怎麼流血流汗努力
也抵不過他們擺擺姿勢
接受年輕有勁的歡呼:萬歲!萬萬歲!


#1267

1998/12/03

南天竹

看似一柱擎天
在小小的天地裡

在小小的天地裡
擎天無望
柔似無骨的軟枝
爭向周邊波動

在藍天下 這樣
還能留下一絲雲翳
那管風來瀟瀟
  雨來灑灑

在小小的天地裡
何如一柱擎地


#1216

1998/12/02

語言遊戲 -5:比 啥

泥鰍想成為月亮
就自稱是天上的明月
結果還是泥鰍

月亮無所謂自己的身份
被指為地下的泥鰍
依然是月亮

月亮或泥鰍
是實質的本体
不是語言的符號


#1258

語言遊戲 -4:比 擬

偉大這個詞語
本身並不偉大
而被稱為偉大的
往往是卑微的事物

卑鄙這個詞語
本身並不卑鄙
而被說成卑鄙的
往往是崇高的行為

語言跨越了
偉大和卑鄙的懸崖
是隨時會斷落的橋梁


#1257

語言遊戲 -3:比 較

人講伊好
因為伊不會管人

人講伊酷
因為伊照步來

做人好
酷著大家

做人酷
好著大家

語言和人共款
酷較好好


#1256

語言遊戲 -2:比 賽

甲隊大勝乙隊
是甲隊贏
甲隊大敗乙隊
也是甲隊贏

原來勝敗
是精神操作
不是語言的邏輯關係

有時候
勝就是敗
有時候
敗就是敗勝


#1255

語言遊戲 -1:比 喻

作工人
講是黑手的
做載誌清清白白

什麼時候
作歹人
黑心肝的
也遂講是黑手

黑心肝
未比得黑手
語言是人為的
天然障礙

黑不是唯一標準


#1254

1998/11/17

春不老

春來春不老
春去春不老

以罕見謙虛的名字
以不醒眼的花蕾
展示自然的友善

春不老在四季保持青春
究竟是符合了自然的韻律
還是超越了季節的極限

人老去更順其自然吧
即使如此 要更謙虛活著
綻開隱密的花朵

暗中羨慶春不老
無視春來春去


#1215

1998/11/16

金露花

金露花不時
露出金黃色的微笑
迎向不可理解的風
預知跟在陽光後面的黑暗

金露花不被黑暗蒙蔽
因為沒有瞳孔
金露花在自然裡
不仰賴最不可靠的眼睛

金露花對黑夜沒有需索
顏色 格調 姿勢
都和黑夜沒有關係
金露花甚至不在黑夜裡睡眠

所以金露花不時
露出金黃色的微笑
被蒙蔽的是人的眼睛
黑夜裡看不見 陽光下又縮小了瞳孔⋯⋯


#1214

1998/11/13

九重葛

庇蔭在玉蘭花樹下
九重葛期待陽光
遺忘了陽光

依偎在柑橘樹旁
九重葛渴望雨水
斷絕了雨水

一年一年放棄
天生開花的使命
九重葛成了無言的盆栽

七月間
九重葛移植
庭院進門的台階

炙熱的陽光
像男人的体溫
烘托九重葛

沛然的雷雨
像男人的汗水
澆注九重葛

九重葛紅得發紫的燦爛日子
睥睨玉蘭花的素白
柑橘的金黃


#1206

1998/11/12

遺 詩

樹呼吸日月光華
自然搖擺
充盈生命的韻律

我每日呼吸詩
填滿造物的容器
準備隨時奉獻

給謙卑的愛
給不斷成長的歷史
給再世的里爾克

樹倒下時
不遺棄存在的場所
生命仍然存在大地上

我倒下時
詩是我留給世界
最永恆的愛


#1237

1998/11/05

路 祭

選舉 季節的祭典
白幡沿路招展
民主的喪禮

夢有多長
路就有多長

路祭插著
紅紅綠綠的旌旗
延伸到夢的盡頭

夢中遙遠的鐘聲
會是喪鐘嗎


#1245

1998/11/01

樹沒有腳

樹有心
沒有腳

心向根植的場所
沒有向外擴張的企圖
沒有逃難的打算

土石流沖刷時
甘願就地埋葬

從來不會腳底抹油
樹根本沒有腳


#1232

石頭沒有心

石頭有耳朵
沒有心

儘管風刻薄
儘管雨尖酸潑辣

石頭挾土地自重
一動不動

聽多了憤懣
挾土衝激

哪管多少災難
石頭根本沒有心



#1231

1998/10/30

第11集:我不是一座死火山_目錄

第一部 從傀儡到存在的變異

1101 傀 儡
1102 心的化石
1103 真 相
1104 神 祕
1105 垃圾五重奏
1106 畫 框
1107 都是票惹的禍
1108 一張殘破的地契
1109 鳥不要進來
1110 連環套
1111 
1112 「意思」意思
1113 茨後一叢茄苳
1114 不再為你寫詩
1115 在夜裡升旗
1116 颱 風
1117 落空的手
1118 斷 橋
1119 人的組合
1120 我取消自己
1121 你只顧讚美星星閃爍
1122 雀 鳥
1123 散文與詩
1124 你是蚊子
1125 大地的香爐
1126 矛 盾
1127 我寫了一首留鳥的詩
1128 田 園
1129 回憶燒不盡
1130 這一個冬天
1131 我們的詩
1132 雪的聲音
1133 保 證
1134 日日春(華語)
1135 日日春(台語)
1136 彩虹處處
1137 告別中國的遊行
1138 人 生
1139 百年胎記
1140 禪與蟬
1141 後現代主義
1142 麥田與芒草
1143 火金姑
1144 存在的變異


第二部 從流浪狗到天地一禽

1145 比較狗學
1146 狗在巷子裡跑
1147 狗 臉
1148 不是寓言
1149 狗的遭遇
1150 狗的怪相
1151 狗在假寐
1152 詩人的遺言
1153 誰才無聊
1154 狗的異化
1155 狗的選擇
1156 狗的後裔
1157 狗 禪
1158 狗吠月
1159 狗吃狗的新聞
1160 狗注定要流浪的
1161 存在或不存在
1162—1163 詠花蓮玫瑰石
1162 煉石之一
1163 煉石之二
1164 休火山
1165 紅杉密林(台語)
1166 自 焚
1167 等待你的誕生
1168 不只是
1169 大家來建國
1170 叫同志 太輕鬆了
1171 政治犯
1172 茄色的花蕊(台語)
1173 台灣紫羅蘭
1174 奔 牛
1175 飛蚊症
1176 口蹄疫
1177 溫妮颱風
1178 戰士老得真快
1179 蚊蚋滿天喧嘩
1180 我的偏見
1181 祖國的變奏
1182 荒 島
1183 天地一禽


#1100

風沒有耳朵

風有嘴巴
沒有耳朵

只因為風言風語
柔順的花枝
被掃蕩

花木有話
要說給誰聽
風根本沒有耳朵


#1230

1998/10/24

醉仙酒瓶

我的体內
原先充滿了美夢
有流体的芬芳

有一天
朋友像貘一樣
把我的夢喝光

我發現
空無才真正是
我的夢想

空無的巨量
才能容得下生命
使流体的詩凝固成形体


#1247

1998/10/18

蒴 果

欒樹舉起
蒴果一串一串
向天空

一串一串
串成慶典的燈籠
在中秋季節裡

裝飾著荒蕪的夢
點燃二度生命的繁華
燦爛的成果


#1213

1998/10/06

黃 蟬

黃蟬伸出牆外
不管是花還是枝葉
自自然然

不去思考牆的意義
生命力才是一切
儘管枝骨纖細

黃蟬不管牆內牆外
映照的是
天空無限的心情

也不管蝴蝶來還是不來
黃蟬自己開一朵花
就是一隻黃蝴蝶


#1211

1998/10/01

第10集:秋天還是會回頭_目錄

1001 在舊金山登高
1002 沃茲涅先斯基來到韓國
1003 荷蘭木鞋
1004 雅典的神殿
1005 西貢 • 1971
1006 巴塞隆納
1007 莫斯科的三條魚
1008 木棉花的街道
1009 俄羅斯船歌
1010 魚子醬
1011 紅 場
1012 逃 亡
1013 巨 鐘
1014 塔林女導遊如是說
1015 里加街頭畫家如是說
1016 維爾紐斯旅館會計如是說
1017 琥 珀
1018 湖中蘆葦
1019 不死靈魂的堡壘
1020 憶布拉格
1021 波斯菊
1022 菟絲花
1023 秋天的鳥巢
1024 與山對話
1025 杉林中的貓
1026 冰河岩
1027 北極蚊子
1028 馴鹿和白楊
1029 冰河飆車
1030 聖誕老人
1031 午夜的太陽
1032 卡納克神殿
1033 艾德夫馬蹄聲
1034 日出撒哈拉沙漠
1035 伊斯坦堡晨思
1036 歐洲和亞洲的土耳其人
1037 安納托利亞的麥田
1038 愛奧尼亞海的夕陽
1039 薩摩斯島
1040 在古羅馬劇場聆聽音樂
1041 在開普敦望海
1042 克魯格公園中的一隻豹
1043 我住在溫布里亞的古堡
1044 在佩魯賈劇場唸詩
1045 在古堡樹蔭下談詩後致楊煉
1046 再見加爾各答
1047 孟加拉虎
1048 恆河日出
1049 往喀什米爾途上
1050 泰姬瑪哈的幽影
1051 經幡高高掛
1052 亭布的波斯菊
1053 揮手的不丹孩子
1054 在加德滿都
1055 尼泊爾的活女神
1056 卡斯凱什海岸
1057 福爾摩莎的迴聲
1058 格爾尼卡
1059 馬德里萬歲
1060 科爾多瓦的一幅畫
1061 佛朗哥是誰
1062 安達魯西亞的歌聲
1063 詩的終點
1064 天 窗
1065 大提琴
1066 神 殿


#1000

1998/09/28

欒 樹

花開花落
把星星
撒了滿地

鳥驚叫
無人在意

因為
星星在地
天倒反

誰來收拾
誰來補救
誰來管
這個世界
何時花開
何時花落


#1212

1998/09/20

雞蛋花

花落盡了
葉也掉光了
剩下一身嶙峋的
硬骨

春過了
秋也暮了
畢竟孤零零死去
是最好的歸宿

山看不厭
海也不能相忘
留下的一片天空
有鵝黃加桃紅的幽香


#1210

1998/09/19

鯨魚:一則寓言

潛入水中
是為了尋找
落在海底做夢千年的
鞋子

浮上來
是為了用尾鰭
狠狠拍天空
一巴掌

受不了欺騙的
謊言

海洋是我的家園
居家不用服裝虛飾
還要鞋子嗎


#1242

1998/09/07

楓 葉

樹禁不起風的搖撼
掉下楓葉的淚

在湖泊的倒影中
多事而逐漸消瘦的季節
禁不住紛紛
掉下一大把楓葉的淚

天空堅持原來的清白
濃煙卻不放棄繼續抹黑
終於 終於
天空掉下最後一滴楓葉的淚



#1209

1998/09/01

聽 雨

詩人聽到天空的心跳
用微波去激動大地

工人聽到自己的嘆息
不能確定明天
應該有一個還是兩個太陽

農民聽到憂喜參半的酸楚
乾旱的田地裂開呼救的嘴巴
氾濫的魚塭高舉反叛的旗

漁夫聽到遠洋的心慌
這是急促的莫斯電碼
還是早到的喜訊

情侶卻聽到大提琴的音符
彼此合奏交響成
生命史上的奏鳴曲


#1240

1998/08/26

神 殿

不錯 語言是我的家園
是我存在寓所的基地
我要在這游移的永久基地
建造奉獻的神殿

我的玫瑰神殿有著
層層裹住的花瓣
隱藏著中心的祭壇
而以顛峰的花尖指向天空

接受到愛的電波的時候
花瓣會一層一層綻開
羞怯不易暴露的心事
就像受到天啟一樣自然舒坦

語言誠然是永久的場所
但在巴別塔的囚禁下
更為永久的是愛的神殿
在此奉獻和接納


—美國返台機上


#1066

1998/08/25

大提琴

一段大提琴的旋律
吸引著我
那悠揚而又沈重的聲音
是多麼真實的人生

沈重的思念像一隻手
伸向故鄉大地的人物
搭起一座橋梁
伸向神祕的純粹境域

而悠揚的心情
如像天鵝在湖上漫游
與天地間的水融洽
在幸福的祕境裡永存

我可以從大提琴的胴体上
彈出意想不到的音符
在生命裡享有愛
自由和幻想


—美國返台機上


#1065

1998/08/22

天 窗

在我的內面空間
開設許多窗口
有的通向純粹的世界
有的通向形形色色的人際
有的吸納陽光雨露
有的承受尖銳的雜音

在我骨頭逐漸腐朽的時候
只有骨氣依然存在
我開始逐一關閉窗口
有的是生命不需要的
有的是被世界拒絕的

我發現即使最黑暗的時候
也可以不必點燈
因為我會留下最後一個窗口
開向永晝的詩的天窗
為妳開著


—美國加州


#1064

1998/08/02

阿伯勒樹

樹習慣沉默
掛在樹上的風鈴花
風來也不迴響

每次經過阿伯勒樹下
像一陣風
樹上的風鈴始終
一聲不響

不知道
木屋主人出門去了
還是神遊方外

我一直站在門外
站成一串風鈴
把自己掛在門外樹上
不聲不響


#1208

1998/07/30

池塘和海洋

池塘容得下錦鯉
也容得下一片天空

偶爾有少女的清秀面影
站在柳樹下
飄動著不知誰是誰非的假髮

海洋容得下鯨魚
也容得下全部天空

經常有漁夫的古銅色肌膚
依靠在舷邊
沾著不知誰濃誰淡的汗水和海水

從池塘到海邊
經過曲曲折折的田園小徑
踏過鬆軟無法自持的沙灘

海洋上的夸父
有著紅紅的臉龐
而池塘上方的太陽
蒼白得有點像月亮


#1234

1998/07/27

樹也會寫詩

我庭院裡的樹
也會寫詩
寫出一大篇鳥聲的
長短句

樹是天生的詩人
常常沈默不語
使鳥聲可以讓人
聽見

樹愈靜
鳥聲愈大

樹有時製造風聲
就沒有人知道
鳥的存在


#1229

1998/07/26

鱒 魚

放流到歷史的海洋裡
不知所終的
鱒魚

終歸回到母河裡
滿懷生命的哀愁和歡愉

鱒魚滿懷著
自然汪洋的旋律和色彩
以及詩的私生兒

鱒魚 鱒魚
宇宙中的流浪者
你終必回歸
愛的原鄉

那也是詩的故鄉
可以廝守的泉源


#1241

1998/07/25

仙丹花

夏日的庭院裡
仙丹花獨唱最後的
情歌

花季時
無言的仙丹花
甘願像盆栽一樣

激情的梔子花之後
耐性的杜鵑之後
含羞的仙丹花
終於燃燒了
整個夏季的變奏曲

夏日最後的玫瑰嗎
不 仙丹花才是最後
在陽光的焦灼下
最後的夏日裡
仙丹花是高齡的產婦


#1207

1998/07/16

園 藝

剪裁成一隻鳥
就能飛行天空嗎

心中鼓動的意志
高於一切

你的枝葉
就是激動氣流的
羽翼

你的姿勢
比翱翔還要
自然

你是一棵樹
其實
你根本是天生的
一隻鳥

天空是你的
大地也是你的
愛也是


#1202

1998/06/29

惜 情

留給妳的天空
沒有財產 沒有金錢
沒有股票 沒有名份
沒有地位 沒有冬夏

留給妳的大地
只有詩情 只有花木
只有色彩 只有旋律
只有記憶 只有春秋


#1201

1998/06/23

玉蘭花

庭院裡
兩棵相依偎的玉蘭花

矮玉蘭花說
你會照顧我一輩子嗎

高玉蘭花說
不 我不會照顧妳一輩子
但我會一輩子照顧妳

陽光下
玉蘭花葉閃現著
雨後翠綠的明日珍珠光芒


#1205

1998/04/25

吉野櫻

山上有一株吉野櫻
春來時
好像棲息著千萬隻蝴蝶

我答應帶妳去看
那株櫻花
一次都沒有實現

那些櫻花的白色恐怖
完全是即興式的愛情
一夜雨就打散了

我在淡水的庭院裡
種了兩株緋櫻並立
春來只管翠綠

即使是即興式的豪雨
依然瀟瀟灑灑
不管任何花期的承諾


#1204

1998/03/29

木棉花

大白天
整排木棉花
慶典般
點燃琉璃燈
點亮整個夏季

行人
逐一在
燦爛的樹下
走過
看不到明天的路


#1203

天地一禽

在你的形体之外
不容我的形体
存在嗎

經過長期的煉獄
我終於形銷
骨立

天地間原無所不在
我何惜化身一禽
獨立你体外


#1183

1998/02/24

聽 海

我常常喜歡聽海說話
走遍了世界各地海岸 江河 湖泊

我最喜歡的還是淡水海邊
這裡有千萬株相思樹共同呼吸

無論是日出迷離 月下朦朧
雨中隱隱約約 或是陽光下藍深情怯

只為了聽海唱歌 看相思樹
模擬海 千萬株手拉手跳土風舞

激越時高亢 溫柔時呢喃
海容納消化不同的心情和脈動

每當我在淡水海邊沈默以對
辨識海的聲音有幾分絕情的意味


#1239

1998/02/10

佛朗哥是誰

堂吉訶德在馬德里的西班牙廣場
我往南我在小鎮的塞萬提斯客棧歇息
然而 佛朗哥 佛朗哥在哪裡

在索菲亞王妃美術館
我投奔畢卡索 達利 米羅
然而 佛朗哥在哪裡

到了科爾多瓦古城
鍾情於初出道的梅瑟德絲畫風
我又探聽佛朗哥在哪裡

在安達魯西亞的塞維爾
被格列柯的神出鬼沒傾倒
然而 佛朗哥究竟在哪裡

終於到達加泰羅尼亞的巴塞隆納
陷在畢加索美術館的空間內
然而 佛朗哥 佛朗哥究竟是誰


—巴塞隆納


#1061

1998/02/09

詩的終點

六十歲時 我想到死亡
開始渴望無盡的旅行
在旅行中尋求詩
因為詩是死亡的必然形式

或者說 是在旅行的時候
我開始渴望死亡
在死亡中建立風格
因為風格是死亡的偶然成就

其實 十六歲時用詩探索
就開始步向死亡之路
想用詩追求死亡的輝煌
因為詩是旅行無盡的終點

在卡塔羅尼亞廣場
黃昏後 微風吹著巴塞隆納
燈光漸明 梳著噴泉的髮絲
啊 死亡創造歷史的燦爛

旅人沒有終點
只是在美的饗宴中暫時歇腳
然而 詩畢竟有時盡吧
那才是死亡的起點


—巴塞隆納


#1063

1998/02/07

安達魯西亞的歌聲

安達魯西亞的歌聲
歌聲有陽光的味道
陽光 陽光塗著蜂蜜
歌聲在地中海邊飄揚

安達魯西亞的葡萄
葡萄有陽光的味道
陽光 陽光塗著奶油
葡萄在平原田野匍匐

安達魯西亞的橄欖
橄欖有陽光的味道
陽光 陽光塗著乳酪
橄欖伸手向天空祈禱

安達魯西亞的濛霧
濛霧有陽光的味道
陽光 陽光塗著灰泥
濛霧封鎖陌生的丘陵


—西班牙阿利坎特


#1062

1998/02/05

科爾多瓦的一幅畫

陰天 潮濕的街道
我走進一條小巷
兩邊灰泥的牆壁上
掛著青銅的鐵架 高低不平
放著紅磚的花缽 形式不一
種植虎虎有風的綠意
猶在冬眠中或是午睡期的花卉

小巷通到中庭
有噴泉 磚砌的圓形泉欄
有檸檬樹 唯一的檸檬黃
鐵雕的窗櫺 鏤刻的門飾
綠藤手拉手連繫鄰居的白牆
擺著模特兒的姿勢
等候任何藝術家的心動

在擺滿各種瓷器的小店裡
土耳其少女在張羅觀光客的慌張
我在裡面畫室遇到一幅畫
從剛才的中庭望出去
小巷 白牆 赭紅花缽 綠葉 陽光
喧鬧的花朵像是猴子拉著猴子
教堂的尖頂撐住一大片天空

我六十二歲 回望來時路
竟然遇到這幅畫將陪伴我餘生
女畫家二十六歲 在科爾多瓦承受風格沐浴
在奇妙的交匯點上沒有邂逅
她忙著創作色彩的藝術生涯
我奔向人生的觀光旅途接近故鄉的終站⋯⋯
記得她是梅瑟德絲 • 吉 • 古茲曼

—西班牙科爾多瓦


#1060

1998/02/04

馬德里萬歲

左旋打開水龍頭 右旋關
在這裡
開水龍頭要右旋
關水龍頭要左旋

門閂打橫閉鎖 垂直打開
在這裡
閉鎖卻在垂直方向
開鎖要打橫

晴天出太陽 陰天可能下雨
在這裡
陰天出太陽
下雨天也出太陽

君王封建 政黨訴諸民意
在這裡
國民黨獨裁三十餘年
靠國王開放黨禁辦理選舉


—西班牙科爾多瓦


#1059

1998/02/03

格爾尼卡

一幅畫的誕生
使用一個城市的硝煙
沾著人畜斷肢殘臂的血肉

一幅畫的誕生
用單色的沈默抵擋單色的政治体制
用尖銳的無聲抗議尖銳的人性墮落

一幅畫的誕生
同樣可以發生槍砲的金屬聲
同樣可以敲擊歷史的鐘聲

一幅畫的誕生
可以創造萬民迎靈的民族魂
可以長期吸引不同膚色民族煥發的眼神

面對著格爾尼卡的真跡
我看到的是佔有歷史的一個牆面
我聽到的是自己內心排山倒海的驚惶

一幅畫的誕生
竟使我匆匆來到面前 匆匆低頭走過
我究竟在追尋什麼 我究竟在逃避什麼

—馬德里


#1058

福爾摩莎的迴聲

來到里斯本,耳中迴繞著歷史的產聲
Ilha Formosa!神聖 愉快的歡呼

像那位錄音師 在里斯本的故事裡
到處尋覓記錄這個世界的脈搏

我要傾聽台灣在葡萄牙水手的驚呼中
在世界歷史的譜系裡發出無法磨滅的原音

在太加斯河邊的航海紀念塔前廣場上
我看到台灣在世界地圖上佔有明顯的位置

不是蕃薯 在航海家凝視世界的海圖上
台灣變成辛德麗拉一隻閃亮的鞋子

我仰望哥倫布在五百年前堅毅的眼神和姿勢
立在船首永遠望著前方一直退縮的水平線

不再靜靜躺在太平洋等候水手的驚歎
台灣航向世界到處聽到不同的腔調:Hi Taiwan!


—西班牙巴達霍斯


#1057

1998/02/02

卡斯凱什海岸

到了歐洲大陸西邊盡端的羅卡岬
好像一個有完沒完的愛情故事
在此劃上一個休止符

沿著大西洋海岸往卡斯凱什
不知是故事的延展還是餘韻蕩漾
崢嶸的礁岩忍受著洶湧而來的海浪

一波波激昂得不惜噴向天空的心事
像是無言的嗚咽或是不能自己的抗議
在夕陽沈淪後再也沒有任何見證

海洋永遠有完沒完地傳遞遠方的訊息
從遠到人類尚不知任何記事的時代
遠傳到無人會留下任何記憶的荒涼心房

結束的故事有時卻一直存在
有時成為傳說 有時成為神話
有時恢復到渾沌未明的初生狀態⋯⋯

—里斯本


#1056

1998/01/26

寒 流

選舉後誰贏誰輸已不再關心的我
回到攝氏七度的淡水鄉居
在寒流下埋頭拔草

戒嚴時期寫過拔草抗議詩的我
選擇性地拔除雜草的異類
留下可以保護我美麗家園的庭院草

已經完全開放不再擔驚害怕的台灣
在野黨和執政黨開始比賽墮落的時代
退隱鄉居回味童年生活的我

拔草已經成為純粹拔草的操作
所有隱喻和過年過節一樣
在寒流下已經喪失任何的激情


#1238

1998/01/21

祖國的變奏

我聽見有人經常在高喊祖國
例如廚師 半夜就要起來準備
第一件事就是找煮鍋
例如流浪者 無所事事 喜歡幻想
讀武俠小說專挑作者諸葛
例如莊稼老漢 一生精力被土地吸乾後
想吐露幾句不好意思說出口的髒話
就看豬哥的影集替他吐出心中淤積的痰
不管白天亮還是不亮
祖國有許許多多的糾葛
有時是主過 其實是主要罪過的縮寫
因為不知道什麼是罪過才是真正罪過
有時是主國 其實是無主之國的逆說
因為不知道誰是主人才會這樣設想
由諸葛或是豬哥在煮鍋裡泡製一個祖國
有時又是蛆窩 看是蠕動的生命肥肥胖胖
在夢裡卻會令人像患瘧疾般發抖
我聽見有人經常在高喊祖國
是因為阻隔產生非現實的美感距離
然而 美感距離同時在邏輯上就會產生
政治距離 文化距離 血統距離
意識型態距離 祖先幾代的譜系不清
時間記錄不全的無法測量的距離
時代背景下家不家國不國的許多認知的距離
最簡單的邏輯不用演算
住過才夠稱得上是祖國
住過而且要繼續住下去傳到子孫
自己升格到祖父輩的那個可愛的地方
不必高喊什麼口號或貼什麼標語
才能留給子孫一個
真正的祖國


#1181

1998/01/09

荒 島

你有過真多共心的情人
有的目水流流下 結心離開
有的無載無誌就斷去
所以你無留住半個情人

你學過真多種的語言
有的用來考試 有的用來看冊
有的用來做翻譯生活的工具
遂無家己血肉相連的語言

你有過真多的祖國
有的加你出賣 有的加你剝削
有的加你改名改來改去
你終歸沒半個真正的祖國

我應該有真多的百姓
不過 有的不識我 有的不認我
有的干單講好聽話無心為我
我完全變成無人的荒廢海島


#1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