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4/12/29

巨 鐘

莫斯科鐘王
震魂奪魄的凌雲激越之聲
已成絕響
除了歷史教科書上
還留有一絲餘音

從高聳的鐘樓睥睨城市
時間的幽靈始終籠罩著一切

如今落在地面
成了大地沈重的負擔

那一塊破片
永遠無法彌補了
露出歷史的唯一缺口
偶爾噓出一兩句沈悶之聲


#1013

1994/12/23

這一個冬天

過了這一個冬天
還會有一個冬天吧
我還有幾個冬天呢

忍不住的冬天裡
我偷偷打電話:
「請支持在野黨候選人」
假裝助選員

你的聲音
離春天還很遠
像沈默的冬筍一樣

冬天裡只有這樣一絲溫暖
像小時候 祖父
精算著身邊累積的老公仔標
那樣計算著剩下幾個冬天


#1130

回憶燒不盡

你的詩集留在我這裡
卻沒有一首詩是給我的

假如用詩集燒火取暖
這一個冬天
會過得比較浪漫
比較頹廢吧

我樂意把詩集寄還給你
只用回憶取暖
保持剩餘冬天的体溫

一本詩集已夠沈重
回憶燒不盡 愈燒愈長
而我的冬天卻愈燒愈短


#1129

1994/12/19

田 園

嘩啦啦蜜蜂的水聲
嘩啦啦陽光的水聲
嘩啦啦橘子的水聲
嘩啦啦烏雲的水聲
母親的乳水
在水稻間吸收 蒸發
四季輪迴
蜜蜂來叫春
陽光來洗臉
橘子來膨脹
烏雲來哭喪
一代傳過一代
兩百年的水聲流岀了
整整齊齊的梯田
什麼汗都流進水裡
什麼血都流進水裡
突然圳溝改道了
水稻變成芒草
田岸鬆垮了
田鼠岀沒
蛇洞處處
祖先的遺產還給荒郊野外
改牧馴鹿
採鹿茸
鹿遁入芒草叢
從此
蜜蜂也遁入芒草叢
陽光也遁入芒草叢
橘子也遁入芒草叢
烏雲也遁入芒草叢
連祖先的墓碑
也統統遁入芒草叢


#1128

1994/12/01

我寫了一首留鳥的詩

我寫了一首留鳥的詩
留鳥活在我獨立的領土裡
我的留鳥沒有人知道
純粹是我的留鳥
沒有人知道我的留鳥何時
悄悄變成別人的留鳥
留鳥本來是不移棲的族類
竟然會移棲到別人的領土
而在別人的領土裡獲得獎賞
我的留鳥還是堅持抵抗的姿勢
別人的留鳥使用和我的留鳥同樣話語
那是屬於鸚鵡的一種
有很鮮艷的女性論述的羽毛
我希望別人的留鳥保持我的留鳥的抵抗精神
若是這樣 我的留鳥
因移棲而佔有別人的領土
會不會成為殖民主義呢
我的留鳥繼續抵抗流行的氣候結構
可是別人的留鳥獲得獎賞
發生喧嘩的飛行氣爆
會不會成為詩的文化霸權呢
我的留鳥放棄語言而瘖啞
如今又被無端閹割
我怎樣才能完成我的書寫程式呢
詩沒有人閱讀的時候我沈默
詩有人閱讀而巧取豪奪的時候我沈默
因為我寫詩
本來就是為了保持我的沈默
正如我的留鳥一樣


#1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