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4/10/13

湖中蘆葦

一管蘆葦吹奏夕陽的哀傷
老人坐在湖邊 像是牧羊神
微風吹動他的白髮

立陶宛舊都特拉凱古堡的後方
夕陽把剩餘的血色留給天空
暮色蕭蕭 笛音是生命流動的水聲

我是在微風中保持
映照著湖水的蕭蕭蘆葦
畢竟我是根植島湖泥中的水生植物

但我露出水上思考
沈默是我的本質 笛聲其實是
老人的心聲 我自己始終無言


#1018

1994/10/08

你是蚊子

你儘管抽血吧
儘管咬住你認為甜美的部位
享受你的富足吧
在靜靜的夜裡

用我的血供養你
我不吝嗇
只希望你不要擾亂我的安眠
使我精神恍惚

可是你在飽食之後
還要吵吵嚷嚷
分不岀白天還是夜晚
才是令人無法忍受啊


#1124

1994/10/02

琥 珀

我的夢沈落在波羅的海底
溶化著夕陽的餘暉
凝結成這樣金黃的鄉愁

像一個沈船的故事一樣
來不及告別的嘆息和淚水
凝結成這樣忍不住的遺憾

然而 因為蘊含沈重的鄉愁
才有這樣金黃的美色吧
然而 因為夾雜有未完成的遺憾
才有這樣令人愛不釋手的純情吧

女人的項際成為琥珀的溫床
補償數千噚下寒凍的遺憾
與純情的如玉手腕相偎輝映
解消數千年間流離失所的鄉愁


#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