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0/06/30

(2)五個月亮

五月原來是
五個月亮的組合

如果各有一段旋律
會是夜鶯的月光奏鳴曲嗎
還是黃昏時似有似無的夢幻曲

如果各由一位少女化身
會是春天的圓舞曲嗎
還是生命與藝術的協奏曲

五月若是出現不協和音
會是雜沓的無調之歌嗎
還是月亮掉在地上的詼諧曲

五月純然是季節的變奏
記憶中的一段插曲


〔 紅唇族 〕1985,施並錫 畫

#1302

(1)春天的版圖

妳垂下春天的臉
是羞怯於面對真實的自己嗎

在虛擬的空白世界裡
是妳脫棄時間累贅的裝飾
才成為矚目的焦點

然而妳純粹的自我
究竟是藝術的創造
還是本然

妳的真實終究還是
會被時間無情地肆意變貌
逐漸失去所有好奇的眼光

然而妳在藝術中的存在
成為永恆的真實
矚目的焦點是春天的版圖


〔 春眠不覺曉 〕1975,施並錫 畫

#1301

2000/06/29

麻雀啄星

雨後
一群麻雀
在榕樹下吱吱喳喳
談論經典

他們在草地上
啄到未被土地消化的
昨夜掉落的星星

星星進入麻雀体內
發出一點點
不透明的
沮喪的光


#1233

2000/06/22

五月的聲音

今年過了慶典的五月
依然還是春天在心中纏綿
細細密密的雨下不停
夜裡聽到船螺的聲音
不知是入港還是遠行

啊 聽到五月心跳的聲音
五月是最溫柔的季節
把延長的春天留在胸口
讓夏天不耐煩等待
就到港口去排遣迷失的鄉愁

時光和浪漫的春雨一樣
傾瀉後就悄悄流失
但五月的影子會留下來
藏在春不老的花叢中
朦朦朧朧像躲在雲裡的月亮


#14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