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7/09/30

經幡高高掛

印好經文的布帛高高掛起
與神對話 與天空對話
與大自然對話
與從來不會理解的命運對話

對話不必用任何語言
經幡高高掛起時
風首先會知道
用裂帛的聲音傳遞經文的內涵

不丹人從風聲中相信
神知道意思 天空知道意思
大自然也知道意思
但人民不知道意思卻是命運

或許高山最近神 天空 大自然
不丹人固守著山的生活
把經幡高高掛起
等待風聲傳回未來平安 富足 幸福的消息

—不丹亭布


#1051

1997/09/29

孟加拉虎

「願和平主宰大地」
我咀嚼著大吉嶺下山途中
一家咖啡店園中立碑的信念

在另一家幽靜的餐廳裡
孟加拉虎標本的白額金睛
透露君臨萬邦的威猛

往不丹彭措林途中
除了叢林就是茶園
除了叢林和茶園就是螢火蟲

一閃一閃的信號
彷彿有千百隻孟加拉虎
對入夜焦燥的空氣虎視眈眈

越過一個店頭又一個店頭
遇到為迎神賽會募款的青年大隊
絡腮漢子彷彿就是神子

沒有關卡卻可以攔路
沒有立碑也可以傳世
沒有虎牙還可以張牙舞爪

—印度彭措林


#1047

1997/09/28

再見加爾各答

恆河是一條盲腸
穿過翠綠的千山叢林
穿過多少王朝和統治者
孕育尊重生命的民族

恆河容納所有污穢
乃能誕生神聖
悉達多容納一切苦修
乃能成為佛陀

街道垃圾邊靜坐的
是詩人還是覺者呢
與貧困同在的
有泰戈爾也有德蕾莎

三十年前過門不入的加爾各答
我看到更多人間眾生相
不同膚色形相 不同語言風貌
也有不同的心情和表情

社會階級是消滅不了的螞蝗
連語言也有新的階級
笑容也跟著有了階級
唯有貧窮始終是真正沒有階級

—印度大吉嶺


#10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