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2/09/02

石頭論

1.
潑向天空的水
被風吹走

拋向天空的麵包
被鳥啣走

投向天空的石頭
落下來

打到自己的頭



2.
石頭有許多顏色

藍色說是藍寶石
內藏許多黑點

綠色說是綠寶石
內藏許多黑點

只有玫瑰石
是五彩繽紛的思惟

愈摩挲愈燦爛



3.
石頭碰石頭
不論軟硬

軟石破了
碎成片片

硬石破了
也碎成片片

石頭破裂時
只有一聲響



4.
拿石頭
打鳥

石頭變成鳥
飛走

鳥變成石頭
掉下來

石鳥沒有回頭
不知去向

鳥石被人
收藏



5.
石頭能飛
也能叫出鳥的聲音嗎

石頭砸地
是剛硬的聲音

石頭飛過天空
會變得溫柔嗎

石頭在手裡
開始思考音調



6.
用木棍丟狗
狗把木棍咬回來

用石頭丟狗
狗在石頭上拉屎

木棍愈丟
愈光亮

石頭丟一次
就丟掉



7.
石頭打破窗
讓鴿子飛走

不久
鴿子又飛回來

直到石頭
堆滿鴿籠

鴿子在屋頂
叫著姑姑苦苦



8.
石頭不會成長
只會分裂

大石頭生小石頭
是分裂自己
犧牲自己的一部分

小石頭生沙粒
是分裂自己
犧牲自己的一部分

是誰生石頭呢
那是宇宙

宇宙只會成長
不會分裂



9.
石頭拿來築牆
防衛別人
自己成為箭靶

石頭作為武器投擲
自己受傷
為了別人勝利

石頭不說話
保持沉默



10.
要是石頭說話
世界一定很吵

要是石頭吃飯
世界一定飢荒

要是石頭革命
地球一定崩潰

但石頭堅持無為
因為它有力量



11.
石頭被批評冷漠
因為它的愛在內心

石頭被批評冷漠
因為它的表情不被人暸解

石頭內心有放射線
會發出夜明珠的光

石頭表情在大自然裡
只有青苔知道



12.
石頭在心上
放不下

起來寫寫
躺下想想

石頭愈寫
愈重

詩愈寫
愈長



#1529

2002/07/07

蘇奇多多的神祕

進入蘇奇多多耀眼的強光
我突然感到一陣荒涼
似乎走到許多人逃亡的街上
連石頭也失去了表情

白色的牆使我無端想起
隔著世紀和重洋的洛爾卡
我希望聽一些風聲
沒有風聲
卻有無聲的槍在逡巡

蘇奇多多的神祕是因為
用牆建立起懷疑的眼光
牆內卻是綠意的天地
像盆栽一樣雕琢的古木
不但參天還盤踞參禪

後院不知是沒落
或是還沒興建完成
存在似乎為了存在而已
而延伸到湖邊的縱深
好像進入神祕的時光裡

全身退出是必然或是偶然
就像歷史有時無法解釋
但我窺見了白色的牆後
自成一個不欲人知的世界


#1534

薩爾瓦多詩旅

西班牙語我只會說
Buenas Noches!Gracias!
這樣你們就接受了我

我在台上看到你們
幾百雙聚精會神的眼睛
比投射光還亮麗
照得我暖烘烘起來

我帶來台灣之聲的發音
向你們廣播詩的旋律
你們不知道的語言
竟然體會出我的母語
比我長大才學的華語
有更為悠揚的節奏

我唸到〈山在哭〉
你們紛紛告訴我受到感動
你們的感應竟然是透過
你們的詩人運用
你們熟悉的語言
朗誦轉述我的心情

會後你們湧向前來
向我致賀、握手、要求簽名
熱烈貼頰和擁抱
對我像家人一樣
只是我不知道
哪一位是我前世、今世
或來世的新娘


#1533

2002/04/17

若有人問起

若有人問起
你是什麼人
你講我是忠厚人
古早行過黑暗的歷史
話講未大聲

若有人復再問起
你是什麼人
你講我是海島人
開闊的世界
帶領希望的時代

若有人堅持問起
你到底是什麼人
你應該有充分自信
用堅定的語氣講
我是台灣人


#1502

2002/03/29

等待的詩

等待
是不能實現的計畫
才能有所成就
因為等到實現的時候
等待就要結束

畢竟
等待就是不定形的舉動
對某些事務的期許
完成等待的形式
然而實質的等待
卻在漸進和漸退之間

等待的是什麼形相
卻凝結不出輪廓
等待的是什麼顏色
卻永遠混沌斑駁

等待的利益
一直是被人奪取的對象
等待的功名
一直是別人籠絡的手段

是誰在等待
政客 將軍 教師 商人
善於追求
而不在乎等待

只有情人的等待
是在等待
又不在等待
因為要保持等待的永恆
而不耐永恆的等待

等待的終極是什麼
是時間
是歡笑
還是分離
無法預知的記錄

詩是最好的等待
政客等待詩出現
比選票更少機會
將軍等待詩出現
比拔劍還希罕
商人等待詩出現
像遇到隱形的神仙
教師等待詩出現
忽略了孩童的笑臉

情人等待詩出現
常會在夢中遇見

得到是一種幸福
卻容易忘記
得不到是一種期待
期待中有幸福
始終在遠方閃光

等待中的詩
常以少女的形象出現
在不定的時間
不定的場所
以不定的影像

等待不忍失去
堅持到成為永恆
詩在等待中
在永恆過程中

等待的詩不需辨識
其實也無需等待
永恆只有堅持
不用等待
詩也是

等待的詩不在等待中出現


–於美國加州聖塔芭芭拉


#1528

2002/03/17

二二八安魂曲(華語版)

序說

傍晚,二月二十七日,無風無雨,那是一九四七年風雨飄搖的年代。太平洋戰爭結束,處在太平洋上的島嶼台灣,主權易手,不同的文化體質相激相盪。

中國內亂和政治劇變,波及台灣,物價飛漲,社會不安,亂象日益凸顯。

二月二十七日,傍晚,天馬茶房走廊下,台北市南京西路繁華區,緝私警員推倒攤販林江邁的菸攤,香菸散落一地,路人議論紛紛,緝私警員情急,掏槍亂射,旁觀者中彈倒地,群情激昂。翌日震驚全台,於焉揭開狂風暴雨的二二八事件。


第一章 寒夜

官方宣佈戒嚴,動用軍隊鎮壓民眾,逮捕社會精英和意見領袖,不經傳訊、不經搜證、不經調查、不經辯論,台灣陷入白色恐怖時期,一片淒風苦雨……。


寒夜
鐘敲一下
脫掉溫暖的棉被
披上一身月光
匆匆出門

我跟著陌生人
陌生人跟著我
四周是幢幢的黑影

熟悉的巷路
愈走愈暗

冷不防的槍聲
比寒夜還冷

我的眼睛蒙住
我的心口明朗
我的血不由自主
熱 熱 熱起來

寒夜裡
我聽到大地的聲音
我聽到人民的聲音
我的步伐響應著
堅定的意志

我一路思索革命 民主
比路還長的許多命題

什麼地方
有竹葉的風聲
有幽幽的水聲
難道已到奈何橋頭
邁向不許回頭的幽冥路

冷不防的槍聲
打斷我的思路
給世界的遺言
衝口就被寒夜凍結
來不及發出聲音


第二章 消息

人命朝不保夕,有人朝出,從此不知下落,有人晚歸,半夜被魔神帶走,就此消失無蹤。到處風聲鶴唳,人心惶惶,不知如何自處。受難家屬更是求救無門,要人,人不見;要屍,屍無存。天空不時流著眼淚……。


來不及給他披上外衣
我全身發冷
我的血冷 冷 冷僵了
剩下手心裡
他出門時匆匆一握的
一絲絲溫暖

寒夜裡驚醒
每當鐘敲一下
一次驚心的槍聲
我不相信
鐘敲兩下 三下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天亮
我拋下哀哀啼哭的女兒
披頭散髮如像鬼魂

到處尋覓
從沒有方向
到所有的方向

打聽許多慌張的嘴
打聽許多焦急的耳朵
打聽許多黑洞的衙門

從街頭巷尾
走到荒山野外
走到水窮溼地
走到懸崖絕壁

沒有消息
是唯一的消息
從此生死路上沒有消息
我的青春也沒有消息
我唯一的等待
就是消息


第三章 呼喚

事件造成多少家庭破滅,遠勝於戰爭的衝擊,殃及純真無辜的下一代,失去家庭支柱的依靠,被標誌為叛逆兒女的猩紅字,從此如影隨形,受到詭異的眼光和惡意的指點。風聲雨聲在身邊騷擾……。


看到母親頭上的白髮
看到母親臉上的皺紋
母親的青春
永遠沒有消息

看到父親在照片裡
依然英挺
看到父親在我夢中
依然英俊
父親的青春長在

半夜裡
鐘敲一下
我也會驚醒
聽到母親在暗中哭泣

在學校裡
有的同學作弄我
說我是壞人的女兒
我的忍受
不讓母親知道

就業時
有的同事露出狐疑的眼光
還在背後竊竊私語
我的忍受
不讓母親知道

為什麼鐘聲使我心驚
從鐘樓上傳出
悠揚遠播的聲音
會不會是父親在呼喚
呼喚我呢
還是呼喚大地

每年過了寒冬
多少個寒夜
鐘敲一下
在惡夢中驚醒
也驚醒了櫻花
然後驚醒了春天

母親青春的消息
回到我的身上
父親青春的歲月
還在不定的歷史中
摸索著位置


第四章 輪迴

一九四七年出生的新生兒,被稱為冤魂轉世,受難者不甘安息,回頭尋求公理和正義。對疼惜的鄉土,不忍就此棄絕,但不明不白的政治、不明不白的社會、不明不白的遭遇,除了轉念信望愛,還能找出什麼明白的道理。狂風暴雨什麼時候才會過去……。


我在半夜出生
鐘敲一下
沒有悲喜交集的哭聲
印堂發黑皺著眉

相命師說是驚嚇
是的 受到驚嚇的
是母親 不是我
父親不知有沒有驚嚇

我從來沒有見過
父親的模樣
有人說我是父親神魂轉世
我常在鏡中恍恍惚惚
看到父親的疊影

上學時
老師嘲諷我是叛徒的兒子
同學用石頭向我投擲
沒有人加以阻止

服役時
我最常被分派苦役
半夜站崗目睹幽靈出現
沒有人相信

就業時
我被禁止擔任公務
我不能出國
我不能競選公職
結婚時
連岳父母都不敢出席婚禮

我探究父親行蹤
母親不言不語
姊姊只會偷偷拭淚
我暗中追查真相
知道的是點點滴滴

但我絕不怨懟
社會上的苦難
不止有生命無常
有人窮困潦倒
有人受到病痛折磨

我是父親再世
我深信不疑的輪迴
繼續承受母親深情的愛
對人間付出最大的關懷

我感受到台灣的土地
永遠讓我魂牽夢縈
啊!啊!原來是
父親秉持的信望愛


第五章 審判

生命成敗,歷史功過,純在一念之間。個人的犧牲,成就民族的輝煌,領悟也在一念之間。公理和正義,失之司法,收之歷史。誰能計較風雨無常的洗禮⋯⋯。

我的神魂飄盪
在台灣的天空
找不到定位
我對台灣的愛
使我的神魂依然
守護在台灣的身邊

我看到同志和伴侶
逐漸在徬徨中老去
我看到後代兒女子孫
追逐風 追逐雨 追逐月
追逐天天明朗的陽光

鐘聲不再驚悚
不再是淒厲的槍響
我沒有怨尤
只是等待著審判
歷史上的對錯

生命不是永恆
我堅信生命的麥粒
會在台灣發芽
長成民族燦爛的希望

我的苦難
不在乎怎麼算計
我耕耘 流血流汗
為台灣的土地
這是天生的宿命

我的神魂依然在飄盪
每當鐘敲一下
我會回首
期待歷史終究
會給我最後的審判

我不在乎事件過程
力量的拔河倒向哪一邊
我在意的是
我的生命在歷史中
產生什麼樣的意義
我的熱情 我的勇氣
可以給後代什麼樣的
自豪和得意


第六章 安魂

幾千幾萬條人命,在一次狂濤巨浪的事件中,或迅即滅頂;或載浮載沉,淪為波臣;或沖至溼地暗角,渾沌以終。不論壯士、不論冤魂,終究回歸歷史的主流。宇宙的真理:雲過日出,雨過天青……。


面對嚴肅的歷史
誰敢輕言審判
誰能審判
誰是審判者
誰應該被審判

台灣已經新生
埋冤之地
埋冤過歷史多少事蹟
不足為奇

因為有多少人犧牲
才成就台灣的偉大
因為有多少人容忍
才顯出和諧的力量
因為有多少人寬恕
才形成團結的社會

多少是非
會在歷史裡澄清
法律不能公斷
人心自有天平
政治或許有超強力量
敵不過藝術和詩歌的永恆

安息吧 眾神魂
半世紀的冤屈
增添台灣史坎坷的歷程
因為你們搏命的演出
寒夜已不再使人心冷
呈現的是皎潔的月輝

聽到鐘聲
會想到婚禮的歡樂
鐘敲一下
就有一個新生命報到

安息吧 眾神魂
不必再等待最後的審判
歷史歸於歷史
見證著有你們
為台灣的土地和人民
勇於仗義執言
勇於承擔犧牲

獻詩歌頌你們
無畏不屈的精神
安息吧 眾神魂
安息吧 眾神魂


02.03.17
文學台灣 45 期 2003年1月15日
自由時報 副刊 2003年2月28日



#1553

2002/01/02

北投謠曲

大屯山 關渡米
北投石 磺水味
北投山水清秀氣
土地有情人有意
代代傳 無了時
大家打拚好企起
創造北投好景緻
愛台灣 世界表善意
萬年家鄉真善美


#15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