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3/12/08

克里希納

有人說祢是幽暗國度
我來到祢的懷裡
反而豁然開朗
知道世上竟有
那麼多人在生活水平以下
像蛆蟲在掙扎
那麼多人栖栖皇皇
比螞蟻忙碌和辛勞
那麼多灰塵蒙住天空
克里希納啊,祢的眼睛是否被蒙住
我常看見祢高高在上
注意崇拜祢的人來來往往
祢有沒有看透他的內心
有時激動,有時不安
有時需要撫慰,有時需要愛
幾千年的歷史從傳統進入現實
還有多少年可以把現實帶入夢境
你在廟堂上我崇拜祢
我更嚮往祢在身邊讓我愛祢
我會像恆河穿透你的心臟
說說人民的喜怒哀樂
和祢共享隨時感受的情意
印度或許有過幽暗的時代
光在誰的手裡呢
克里希納啊,祢張開著眼睛
天空有時灰濛,有時藍得晶瑩
就像我對祢一樣純淨
崇拜祢,我不用信徒的姿勢
我只是常常凝視祢
期待祢始終在我身邊
印度假使是幽暗
因為人的心還沒有打開
歷史的腳步很慢
我祈求成為祢的唯一
儘管祢還要照顧他人
我看到許多哀愁的眼睛
在車潮人潮中滿懷希望和憂傷
那些應該在快樂歲月的孩童
無助地張望人來人往
累積生活的重壓成長
他們需要祢,克里希納啊
更甚於我的心靈
我只要遠遠看祢一眼就心安
在祢身邊是緣份嗎
我終必回到軌道上應有的位置
印度會在我夢中時時出現
或許再過幾十年幾百年
我看到祢的時候
祢展露美麗的珍珠笑容
開光在印度人民幽暗的心坎上

03.12.08晨5:50
於印度奧蘭卡巴旅邸


#15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