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8/08/26

神 殿

不錯 語言是我的家園
是我存在寓所的基地
我要在這游移的永久基地
建造奉獻的神殿

我的玫瑰神殿有著
層層裹住的花瓣
隱藏著中心的祭壇
而以顛峰的花尖指向天空

接受到愛的電波的時候
花瓣會一層一層綻開
羞怯不易暴露的心事
就像受到天啟一樣自然舒坦

語言誠然是永久的場所
但在巴別塔的囚禁下
更為永久的是愛的神殿
在此奉獻和接納


—美國返台機上


#1066

1998/08/25

大提琴

一段大提琴的旋律
吸引著我
那悠揚而又沈重的聲音
是多麼真實的人生

沈重的思念像一隻手
伸向故鄉大地的人物
搭起一座橋梁
伸向神祕的純粹境域

而悠揚的心情
如像天鵝在湖上漫游
與天地間的水融洽
在幸福的祕境裡永存

我可以從大提琴的胴体上
彈出意想不到的音符
在生命裡享有愛
自由和幻想


—美國返台機上


#1065

1998/08/22

天 窗

在我的內面空間
開設許多窗口
有的通向純粹的世界
有的通向形形色色的人際
有的吸納陽光雨露
有的承受尖銳的雜音

在我骨頭逐漸腐朽的時候
只有骨氣依然存在
我開始逐一關閉窗口
有的是生命不需要的
有的是被世界拒絕的

我發現即使最黑暗的時候
也可以不必點燈
因為我會留下最後一個窗口
開向永晝的詩的天窗
為妳開著


—美國加州


#1064

1998/08/02

阿伯勒樹

樹習慣沉默
掛在樹上的風鈴花
風來也不迴響

每次經過阿伯勒樹下
像一陣風
樹上的風鈴始終
一聲不響

不知道
木屋主人出門去了
還是神遊方外

我一直站在門外
站成一串風鈴
把自己掛在門外樹上
不聲不響


#1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