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4/08/31

人的組合

本來
朋友是朋友
敵人是敵人
朋友的朋友也是朋友
朋友的敵人也是敵人
敵人的朋友也是敵人
敵人的敵人也是朋友

偶爾
朋友變成敵人
敵人變成朋友
朋友的朋友也變成敵人
朋友的敵人也變成朋友
敵人的朋友也變成朋友
敵人的敵人也變成敵人

結果
朋友不知道是朋友還是敵人
敵人不知道是敵人還是朋友
朋友的朋友也不知道是朋友還是敵人
朋友的敵人也不知道是敵人還是朋友
敵人的朋友也不知道是敵人還是朋友
敵人的敵人也不知道是朋友還是敵人

至於
朋友的朋友的朋友
朋友的敵人的朋友
朋友的朋友的敵人
敵人的朋友的朋友
敵人的朋友的敵人
敵人的敵人的敵人
更分不清楚究竟是朋友
或者是敵人

甚至
朋友的朋友的朋友的朋友呢
⋯⋯⋯⋯
⋯⋯⋯⋯
敵人的敵人的敵人的敵人呢


#1120

1994/08/29

雀 鳥

牛眼大將用長矛挑刺我
一步一步緊迫
群蛇盤繞在路上
我怎麼樣也無法跨過去
雀鳥更大聲啁啾著

起來了 起來了
我在窗外放置小米放置淨水
從天空飛來的雀鳥
總記得告訴我黎明的消息
比詩還要準確
及時解放我的困境
比詩還要有效


#1119

1994/08/21

斷 橋

斷橋斷在颱風天
滾滾的河水沖流過
乾涸已久的河床
年年軋碎喊痛的溪石
早已一一被淘空
橋墩基層以下礫石盡失
上層結構擺著傾危的姿勢
照著河中顫抖的影子
驟來的水豐沒有魚蝦
斷橋猶如那年二月後
橋下戲水聲
驀然被一陣陌生的槍聲扼殺
穿異樣制服的散兵擁至
村中父老徒手驚慌逃竄
從此一代失落
另一代栖栖皇皇
又一代在記憶的荒蕪中摸索
修築斷代史
(斷代中不被記載的歷史)
橋屢建屢斷
颱風有完沒完


#1118

1994/08/14

落空的手

好像要尋找事物
伸岀的手突然被握住
冰冷直透內心

原來死亡一直耽留在我們四周
可以看到你伸岀尋找事物的手
當你落空的時候
就會趁機立刻把你的手握住

這樣親切的姿勢
為什麼竟然使你心寒
啊啊 使你遺忘了要尋找的事物
究竟佔有什麼樣的空間

還有子女啦 家庭啦
過去不覺得有什麼可以懷念的記憶啦
如何体會空蕩蕩伸出的手

頹然從空中落下
只有冰冷向上承接
在沒有記載的空間交界裡的時刻


#1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