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4/11/26

蜜月高雄

四十年前
我選擇高雄蜜月
住進木板屋的旅社

難熬的悶熱
半夜車站前吆喝聲
成為我的夢魘

我買不到一朵玫瑰
討回五月新娘的笑靨
高雄啊,是錯誤的選擇

近來我〈秋天的心情〉
在公車站牌上向水都的風傾訴
〈玉蘭花〉在公園旁吐蕊

滿街樹木列隊向人揮手
路旁更是花招不斷
像是花童引向回憶的禮堂

四十年後再到高雄
感覺回來補度蜜月
每一次都賡續未完的甜美


#1538

2004/08/01

詠金門料羅灣

白天我來時
俯瞰妳金色的沙灘
曲線畢露的處女地

料羅灣啊
在金門的聖地
曾經被砲彈吻遍
每一寸肌膚
兵士搶灘卸船的補給品
像落水焦急的螞蟻

那時我在福爾摩莎
隔著似近又遠的海洋
聽到妳身上砲聲焦急的回音
四十六年後
回音依稀在歷史的耳中
振盪

如今我看到一些殘堡
已被昂然的綠樹遮蔽
在昔日的戰地奔馳
沒有崗哨、沒有口令、沒有宵禁
隆隆的砲聲只在慶典中回憶
或是偶爾試試回憶是否生鏽


最大的寬容
多少砲彈吞進後轉眼平靜無波
轉眼卻轉過了多少緊張的歲月
海的記憶以世紀衡量
人類愚昧勝似蜉蝣

落入海底無聲無息的砲彈
就像挑動戰爭的人物
消沉在歷史的記錄中
海依舊是海
波浪要翻騰,波浪要安息
都不是人的緣故

金門島遠離了戰爭
還是戰爭依然在放煙幕?
金門聖地,不是因為戰地
而是綠色耀眼的和平之島
海在四周防衛著島
也開放島的四周向世界呈現

夜裡我離去時
俯瞰妳黑綢的神祕
點點漁船是一排排金色的鈕釦……


#1542

2004/06/22

羅 列

你死了以後
房子和這一切都變成我的
我就住到你家裡來
五歲的孩子很認真說

孩子看我在寫字
他不會寫
只能繪畫
他很認真繪火車
一節一節的捷運車廂
無數的窗口羅列著

我說
捷運沒人坐嗎
窗口沒看到人

有啊
因為窗口反光
看不到裡面的人

我看孩子在繪畫
我不會繪畫
只能寫字
我很認真寫評論文章
一張一張的稿紙
社會的醜態羅列著

世界的窗口也會反光嗎
一列一列的人生
還看不清應有面貌
就忽地過去了

好的 好的
我死了以後
我空了
房子也空了
你是實在的
世界永遠不會空


#1512

2004/05/16

致蒙古詩人

在我的夢土上
北方有遼闊的草原
一直連綿到天邊

在人類學上
蒙古是我的故鄉
我祖先從天邊
經過多少世紀的歷史
來到南方的海角

台灣在太平洋的海角
不,或許是海洋的中心
正如蒙古在天幕下的中央

詩讓我為未來造像
也回溯到心的原點
我真實感受到家的親情
連繫北方詩人的溫馨


#1544

2004/03/23

祈 雨

天佑台灣
下一場大雨吧
當心靈的水庫乾枯
當心田龜裂

天佑台灣
下一場大雨吧
當善良的人民大眾
受到政客煽情的蒙蔽

天佑台灣
下一場大雨吧
當還有那麼多人站在
化身獨裁者周圍呼喚擁護民主

天佑台灣
下一場大雨吧
當心懷怨恨過站不停的人
在詮釋愛的真諦

天佑台灣
下一場大雨吧
當滿天的藍色謊言需要洗清
大地需要恢復春天綠意


#1515

2004/02/16

辯 證

五歲的兒童
突然冒出:
真的要作成假的
假的要作成真的

他剛才熱中於
把掃把和畚斗的手柄
架成一支麥克風
上面擺著小鼓和陶笛
邊打邊吹
學野台上的歌手

他從生活上領悟到
矛盾的辯證了嗎

我忍不住問:
真的作成真的呢

真的不能作成真的
他毫不思索地說:
如果真的作成真的
那是假的

我突然想到
昨天總統候選人辯論會
從財經、司法到教育
好像缺乏文化
那些辯論似真似假
在印證什麼

我緊接著問:
那假的作成假的呢

假的也不能作成假的
否定論運用自如地說:
如果假的作成假的
那是真的

五歲的男孩
體驗邏各是的辯證
我聯想到
辯論後的記者招待會
各是其是的口沫
橫飛


#1510

2004/01/28

海洋和草原

海洋的綠色草原
一群群的綿羊
被風驅趕著
嘩啦啦響

草原的綠色海洋
一層層的波浪
隨風起伏
咩咩叫

我在長住的海島
想像廣漠的草原
我去草原旅行
帶著海洋的鄉愁

究竟海洋是我的草原呢
或者草原是我的海洋
海浪是我的羊群呢
或者羊群是我的海浪


#15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