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3/12/08

克里希納

有人說祢是幽暗國度
我來到祢的懷裡
反而豁然開朗
知道世上竟有
那麼多人在生活水平以下
像蛆蟲在掙扎
那麼多人栖栖皇皇
比螞蟻忙碌和辛勞
那麼多灰塵蒙住天空
克里希納啊,祢的眼睛是否被蒙住
我常看見祢高高在上
注意崇拜祢的人來來往往
祢有沒有看透他的內心
有時激動,有時不安
有時需要撫慰,有時需要愛
幾千年的歷史從傳統進入現實
還有多少年可以把現實帶入夢境
你在廟堂上我崇拜祢
我更嚮往祢在身邊讓我愛祢
我會像恆河穿透你的心臟
說說人民的喜怒哀樂
和祢共享隨時感受的情意
印度或許有過幽暗的時代
光在誰的手裡呢
克里希納啊,祢張開著眼睛
天空有時灰濛,有時藍得晶瑩
就像我對祢一樣純淨
崇拜祢,我不用信徒的姿勢
我只是常常凝視祢
期待祢始終在我身邊
印度假使是幽暗
因為人的心還沒有打開
歷史的腳步很慢
我祈求成為祢的唯一
儘管祢還要照顧他人
我看到許多哀愁的眼睛
在車潮人潮中滿懷希望和憂傷
那些應該在快樂歲月的孩童
無助地張望人來人往
累積生活的重壓成長
他們需要祢,克里希納啊
更甚於我的心靈
我只要遠遠看祢一眼就心安
在祢身邊是緣份嗎
我終必回到軌道上應有的位置
印度會在我夢中時時出現
或許再過幾十年幾百年
我看到祢的時候
祢展露美麗的珍珠笑容
開光在印度人民幽暗的心坎上

03.12.08晨5:50
於印度奧蘭卡巴旅邸


#1535

2003/11/17

社會現象

冷不防
在眾人面前
兩腳朝地
噗通跪下去
彎彎曲曲俯在地上

冷不防
趁沒人注意
從高樓朝地
噗通跳下去
正正直直躺在地上

生不如死啊
不 真的
生者不如死者啊

早該跪下去了
虧欠台灣這塊土地
太多太多了

其實不應該跳下去
可為台灣這塊土地打拚
太多太多了


#1514

2003/11/08

投射燈

     — 給作曲家馬水龍

音符化成千軍萬馬
在台上十面埋伏廝殺
我內心的電磁爐上
蒸汽沸騰,抑制不住⋯⋯

作曲家坐在台下靜靜的角落
光線幽暗的地方
音符從他的心靈躍上舞台
他沉寂在感動自己的空無裡
像一尊佛像
不計較人間煙火

他終於被邀請上台接受滿抱的鮮花
掌聲從十面埋伏中衝出
我看到歷史
正以最強烈的投射燈
從帷幕上方投射在他身上


#1504

2003/10/28

秋 池

風吹
魚紛紛
飛入池塘裡

色彩斑斕的魚
浮在水面上
望著天空

終究
要丟棄
人間的形體吧

剩下一幅
魚骨造型般
嶙峋的葉脈

像歷史
透明
沉在池底


#1505

2003/10/06

淡水洲子灣

這個灣弧度剛好
六十 一甲子
沙灘攤平
帶有可以揮灑的斜度

我疾疾走在前方
越過一些刻意佈置的
磊砢礁石
不意到了滬口
昨天在掏空滬底的怪手
已經撤走

嘎嘎的怪聲還遺留著
我禁不住的吼叫聲
還沒出口
就被強風捲走

小孩子落後了很遠
在沙地上畫車畫輪子
打手印
大剌剌叫母親
幫他簽上還不認識的名字
好在正當退潮
不像我從滬口一轉身
腳印早被潮水吞噬
潮水不太情願退落
在礁石間嘩啦啦掙扎

烏雲密佈總有疏漏
午後的太陽用探照燈
從雲隙強光探索
除了海面不時出現
銀鱗般的一兩片反光
像剛撿到的珠貝
亮麗
像某一段歷史
不見真相

小孩子今夜
會有一個美夢吧
夢見他的圖畫
和名字
留在沙灘上
像他撒的尿留在
太平洋


#1511

2003/05/28

SARS 焦慮症 之八:抗 SARS 紀念碑

被 SARS 煞死的人
心安理得走了
因為他(她)們很盡心
照顧過 SARS 的病患

有些未被 SARS 煞到的人
以惡毒言語罵人
比 SARS 更惡毒
以粗暴的態度待人
比 SARS 更粗暴
他(她)們煞士的形象
比 SARS 更像 SARS

用心對抗 SARS 的人
被惡毒和粗暴打倒
靜靜離開他(她)的崗位
用心防衛自己崗位的人
被無情的 SARS 打倒
用哽聲多流幾滴眼淚
變成媒體的英雄

真正的英雄沉默
走的走了 倒的倒了
盡心的靜心工作
紀念碑立在抗煞的人心上


#1524

2003/05/27

SARS 焦慮症 之七:SARS 戴口罩的虛實

到醫院 戴口罩
進辦公大樓 戴口罩
去郵局 戴口罩

上銀行 戴口罩
( 成了嫌疑份子
門口有脫口罩的告示 )

去餐廳 戴口罩
到齒科診所 戴口罩
上床 戴口罩

逛街 戴口罩
( 遇到朋友
相逢不相識 )

電視採訪 戴口罩
( 原來那位女記者
有一雙很美的眼睛 )


#1523

2003/05/26

SARS 焦慮症 之六:SARS 侵襲的現象

SARS 侵襲的時候
病人擁向急診處
內科醫師累倒了
護士疲於奔命

SARS 侵襲的時候
需要 X 光的探照
胸腔科的醫師卻照出
自己的肺部受到浸潤

SARS 侵襲的時候
不能照顧親人
不能見最後一面
精神科醫師開始忙碌

SARS 侵襲的時候
怕被感染又怕傳染別人
不明不白病死
皮膚科醫師亂了手腳

SARS 侵襲的時候
有些醫師閒得沒事做


#1522

2003/05/24

SARS 焦慮症 之五:SARS 的另類併發症

由於怕 SARS
頭皮開始發癢
不時會頭痛

由於怕 SARS
盡量休息睡覺保持體力
結果因睡過多而睡不著
心臟跳動不規律

由於怕 SARS
不敢外出開會應酬
腳部關節開始退化
皮膚無緣無故紅腫
由於怕 SARS
關閉嘴巴 比手畫腳
和外銷產品一樣
語言喪失了出口通路


#1521

2003/05/22

SARS 焦慮症 之四:感染 SARS 的說法

有一位醫生說
SARS 主要是性行為感染
於是開始節慾
出現了精神恍惚

另有一位醫師說
為了防止 SARS 感染
減少外出 吃好睡飽

於是在家吃飽睡 睡飽吃
身心完全休息
一個月胖三公斤

可是今天
又有一位醫師說
胖的人容易感染 SARS


#1520

2003/05/21

SARS 焦慮症 之三:預防 SARS 的措施

預防 SARS
改變許多飲食習慣
出現特殊口服液
還有據說是祖傳祕方

預防 SARS
不戴胸罩 改做口罩
口罩進入服裝秀排行榜
展現新流行的趨勢

預防 SARS
不搭電梯 改走樓梯
不乘交通工具 改為步行
不必宣導 改為回家吃晚飯

預防 SARS
遠離中國病源
已經連根移植出去的台商
甘願回來打造新的園地


#1519

2003/05/20

SARS 焦慮症 之二:都是 SARS 的緣故

鳳梨漲價了 SARS 的緣故
木瓜漲價了 SARS 的緣故
蓮霧漲價了 SARS 的緣故

口罩漲價了 SARS 的緣故
酒精漲價了 SARS 的緣故
睡眠漲價了 SARS 的緣故

護士隔離了 SARS 的緣故
醫師隔離了 SARS 的緣故
鄰居隔離了 SARS 的緣故

台灣要與中國隔離了
都是 SARS 的緣故
台灣受到 SARS 的肆虐
啊啊 是迷信中國的緣故


#1518

2003/05/19

SARS 焦慮症 之一:SARS 疫情發作

SARS 是飛沫傳染
所以就禁止口沫飛濺吧

可是政客的口水愈來愈多
未經消毒和過濾
媒體就忙著到處傳播

每天對著電視機消毒
政客的口水照樣飛濺
每天對著報紙消毒
媒體的病毒照樣傳播

戴上口罩是不再發聲的意思
然而政客的口罩
卻加裝擴音器
聲音愈來愈大


#1517

2003/05/10

二二八安魂曲(台語版)

話頭

晚頭仔,二月二十七,無風無雨,彼是一九四七年風雨亂紛紛的年代。太平洋戰爭結束,在太平洋的島嶼台灣,主權換人,無共款文化體質互相衝激。

中國內亂和政治激烈變化,影響台灣,物價大起,社會不安,亂象愈來愈明顯。

二月二十七,晚頭仔,天馬茶房亭仔腳,台北市南京西路繁華的所在,查闇(やみ,黑市)的警察捒倒攤販林江邁的菸攤仔,路邊的人議論紛紛,警員著驚,舉槍亂濺,旁觀者僥倖著槍子,群眾激動。第二日,全台灣齊震動,就安爾發生風雨狂狂滾的二二八事件。


第一章 寒夜
官方宣佈戒嚴,動用軍隊鎮壓民眾、掠人,社會精英和頭兄,無經過調問、無經過查證、無經過辯護,台灣進入白色恐怖時期,一片淒風慘雨……。

寒夜
鐘摃一聲
掀開燒燒的棉被
披一領月光
匆匆忙忙出門

我逮生份人
生份人逮我
四箍圍暗漠漠

熟悉的巷仔路
愈行愈暗

淒冷的槍聲
並寒夜復較冷

我的目珠掩住
我的心頭明白
我的血自然
燒 燒 燒起來

寒夜
我聽到大地的聲音
我聽到人民的聲音
我的腳步逮著
堅定的意志

我一路思考革命 民主
真濟主題 並路復較長

什麼所在
有竹葉的風聲
有靜靜的水聲
敢是行到奈何橋頭
無法度回頭的陰陽界

淒冷的槍聲
打斷我的思考
給世界的遺言
到嘴口就被寒夜凍結
未赴發出聲音


第二章 消息

人命日時不敢保暗時,有人早起時出門,就安爾不知何位去,有人晚頭仔倒轉來,半暝被魔神仔掠去,就安爾無消無息。風聲傳來傳去,人人驚惶,不知如何是好。受難家屬無地救人,要見人,人無地見;要見屍,屍無地存。天公伯仔不時在流目水……。


未赴給他披一領外衫
我歸身軀悽冷
我的血冷 冷 冷霜去
干單手底剩
伊出門時匆匆忙忙拎一下
一絲絲仔溫暖

半暝清醒
每遍鐘摃一聲
恰如著驚的槍聲
我不相信
鐘摃兩聲 三聲
我不相信 我不相信

天光
我放落啼啼哭哭的查某子
披頭散面恰如鬼

在四界找
由無方向
找到所有的方向

探聽誠濟驚惶的嘴
探聽誠濟著急的耳孔
探聽誠濟黑天暗地的機關

由街頭巷尾
行到荒廢的郊外
行到水尾湳仔地
行到山嶺絕壁

無消息
是唯一的消息
生死路上全然無消息
我的青春也就安爾無消息
我唯一的等待
就是消息


第三章 呼喚

事件造成若濟家庭破滅,超過戰爭的衝擊,害著無辜的下一代,失去家庭扶持倚靠,紅字貼在身軀頂,給人當作叛徒的子兒,行到何位就遇著歹看的目色,給人指指拄拄。風聲雨聲統在身軀邊攪吵……。


看到阿母的白頭毛
看到阿母面的皺紋
阿母的青春
永遠無消息

看到阿爸的像
猶原真緣投
看到阿爸在我眠夢中
猶原真四壯
阿爸的青春原在

半眠
鐘摃一聲
我也會驚清醒
聽到阿母匿在哭

在學校兮
有的同學加我創治
講我是歹人的查某子
我干單有忍受
不敢給阿母知也

吃頭路時
有的同事對我鄙相的眼光
還復在偷講後壁話
我干單有忍受
不敢給阿母知也

為什麼我聽著鐘聲會驚?
由鐘樓傳出來
清悠的聲音
敢不是阿爸在呼喚
呼喚我呢
還是呼喚台灣

每年經過寒冬
有若濟寒夜
鐘摃一聲
在惡夢中驚醒起來
也驚醒櫻花
然後驚醒春天

阿母青春的消息
轉來我的身軀
阿爸青春的歲月
還復在無定著的歷史中
找未著位置


第四章 輪迴

一九四七年出生的紅嬰仔,被人稱呼做冤魂轉世。受難者不願安息,轉來要求公理和正義。對愛惜的鄉土,不甘放捒,對不明不白的政治、不明不白的社會、不明不白的遭遇,除了掛念信望愛,還復會當找什麼明白的道理。狂風暴雨什麼時瞬才會過去……。


我在半暝出世
鐘摃一聲
無悲喜交集的哭聲
額頭黑青 憂頭結面

相命仙仔講是驚著
無不著 驚著的是
阿母 不是我
阿爸不知有驚著無

我從來不曾看過
阿爸的樣
有人講我是阿爸神魂轉世
我常常在鏡內
恰如看到阿爸的影

學校讀書時
先生剾洗我是叛徒的子
同學加我撣石頭
無人加伊阻擋

軍營做兵時
我常常被人分配苦工
半暝企衛兵看見幽靈出現
無人欲相信

吃頭路時
我被人禁止擔任公務
我未使得出國
我未使得競選公職
結婚時
連丈人丈姆統不敢出席婚禮

我探聽阿爸的行蹤
阿母一句話都無愛講
阿姐干單會偷偷拭目水
我暗中追查真相
干單知也答答滴滴

我絕對不會怨恨
社會上的苦難
不止有生命無常
有人散赤到鬼欲掠去
有人受到生苦病痛

我是阿爸再世
我相信生命的輪迴
繼續承蒙阿母的愛護
對人間付出最大的關懷

我感受到台灣的土地
永遠給我暝日思念
啊 原來是
阿爸堅持的信望愛


第五章 審判

生命成敗,歷史功過,統在一念之間。個人的犧牲,成就民族的輝煌,覺悟也在一念之間。公理和正義,司法無法度解決,歷史總是會裁判。誰會當計較風雨無常的洗禮……。


我的神魂飄蕩
在台灣的天頂
找不到定位
我對台灣的愛
給我的神魂猶原
守在台灣的身邊

我看到同志和牽手
漸漸在恍惚中老去
我看到後代子孫
受風受雨 受到月光
每日受到赤炎炎的日頭

鐘聲不復再驚惶
不復像淒冷的槍聲
我無什麼怨嘆
干單等候審判
歷史總是有是非

生命不是永遠
我相信生命的種籽
會當在台灣暴英
變成民族光明的希望

我的苦難
無什麼可計較
我努力 流血流汗
為著台灣這塊土地
是天生的命運

我的神魂猶原在飄蕩
每遍鐘若摃一聲
我就越頭
期待歷史會做出
最後的審判

我不會計較事件過程中
糾索的力頭偏向何一爿
我要追求的是
生命在歷史中
產生什麼款的意義
我的熱情 我的勇氣
會給後代什麼款的
自尊和意志


第六章 安魂

幾千幾萬條人命,在一片黑天暗地的波浪中,有的即刻身亡;有的若沉若浮,也就安爾失落;有的被衝到湳仔地,困苦一世人。無論是壯士,無論是冤魂,終歸也是該容納入歷史的主流。宇宙的真理,永遠是:雲過日出,雨過天清……。


面對嚴肅的歷史
誰敢隨便審判
誰會當審判
誰是審判者
誰該被人審判

台灣已經新生
埋冤之地
埋冤過若濟歷史事蹟
不免奇怪

因為有若濟人犧牲
才成就台灣的偉大
因為有若濟人吞惀
才顯示和諧的力量
因為有若濟人寬容
才形成團結的社會

若濟是非
會在歷史上清楚明白
法律無法度裁判
人心自然有秤頭
政治無定著有強權
抵不會過藝術和詩歌的永久

安息乎 眾神魂
半世紀的冤枉
加添台灣史坎坷的命運
因為有你等拚生命的演出
寒夜已經不會被人感覺凊心
出現的是明朗的月光

聽著鐘聲
會想到婚禮的喜事
鐘摃一聲
就有一個新的生命來出世

安息乎 眾神魂
不免復等待最後的審判
歷史歸歷史
見證著有你等
為台灣的土地和人民
勇敢仗義發聲
勇敢承擔犧牲

獻詩給你等
代表台灣倔強的精神
安息乎 眾神魂
安息乎 眾神魂


03.05.10 零時 譯畢
台灣日報 副刊 2006年2月28日


#1552-1

2003/02/21

蝙 蝠(沙勞越 Lulu 國家公園之二)

像一道煙
從洞口沿著絕壁
裊裊升向天空
隨風飄散

習於黑暗的蝙蝠
從蝙蝠洞蜂擁而出

剛入暮的外在世界
注定要轉入
比黑暗洞窟更加
暗無天日了

黑暗的世界
成為蝙蝠肆無忌憚的
洞外樂園


#1537

2003/02/20

大自然的畫(沙勞越 Lulu 國家公園之一)

飛翔的鳥聲
掛在東牆
爬行的蜥蜴
掛在西牆
沒有止境的沼澤
掛在南牆
歷史幽暗的雨林
掛在北牆

啊 原來這不是藝術家的畫
是大自然不經雕琢的實景
只有旅人
和架空的長腳木屋
是掛在自然裡的
裝飾


#1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