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6/06/28

安納托利亞的麥田

鮮黃一塊 金黃一塊 鵝黃一塊
橄欖黃一塊 檸檬黃一塊

安納托利亞高原的麥田
以如此集錦的調色盤
排列組合著季節的遊戲

耗盡了陽光的黃色光譜
天空剩下灰不灰 藍不藍的寂寞

在集錦的隨興調色中
綠黃一塊 焦黃一塊 淺黃一塊
偶爾褐黃一塊 土黃一塊


—巴穆卡麗


#1037

1996/06/27

歐洲和亞洲的土耳其人

歐洲的土耳其人和亞洲的土耳其人是親戚
歐洲的土耳其人和亞洲的土耳其人是朋友
歐洲的土耳其人和亞洲的土耳其人共同守住海峽

從博斯普魯斯海峽左岸到右岸
渡船即可橫越歐洲和亞洲
跨過大橋即可一天來回幾次歐亞兩洲

歐洲的土耳其人到亞洲的土耳其念軍事學校
亞洲的土耳其人到歐洲的土耳其政府機關辦事
同一個土耳其國度卻形成洲際的領域

左岸的桑葚和右岸一樣鑲嵌著鑽石的天空
右岸的雞蛋花和左岸一樣燦爛著人民的眼睛
左岸的人民和右岸一樣無法拼出自己的族譜

亞洲的土耳其人和亞洲的土耳其人成為敵人
亞洲的土耳其人和歐洲的土耳其人說同樣的土耳其話
歐洲的土耳其人和歐洲的土耳其人無法統一立場

歐洲廢棄的古堡和棄置的皇宮都已解除了藩籬
把土地和天空還給了土耳其人民
然而亞洲的土耳其人卻開始要獨佔天空和土地


—卡巴多齊亞


#1036

1996/06/25

伊斯坦堡晨思

方尖碑上的埃及象形文字
讀著土耳其嗚咽的天空

耶穌基督躲在教堂牆壁的灰泥背後
也不知聽了幾世紀可蘭經的吟誦了

維吾爾人從中國新疆一路亡命到伊斯坦堡
終於找到一坏土樹立了東土耳其斯坦烈士紀念碑

然而有更多的庫德人在血腥的土地上
拚命要掙脫歷史和空間的枷鎖呢

俯臨博斯普魯斯海峽藍得和明瓷一樣的海水
我把金黃的晨曦攪進早餐乳白的優酪中


—伊斯坦堡


#10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