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8/01/26

寒 流

選舉後誰贏誰輸已不再關心的我
回到攝氏七度的淡水鄉居
在寒流下埋頭拔草

戒嚴時期寫過拔草抗議詩的我
選擇性地拔除雜草的異類
留下可以保護我美麗家園的庭院草

已經完全開放不再擔驚害怕的台灣
在野黨和執政黨開始比賽墮落的時代
退隱鄉居回味童年生活的我

拔草已經成為純粹拔草的操作
所有隱喻和過年過節一樣
在寒流下已經喪失任何的激情


#1238

1998/01/21

祖國的變奏

我聽見有人經常在高喊祖國
例如廚師 半夜就要起來準備
第一件事就是找煮鍋
例如流浪者 無所事事 喜歡幻想
讀武俠小說專挑作者諸葛
例如莊稼老漢 一生精力被土地吸乾後
想吐露幾句不好意思說出口的髒話
就看豬哥的影集替他吐出心中淤積的痰
不管白天亮還是不亮
祖國有許許多多的糾葛
有時是主過 其實是主要罪過的縮寫
因為不知道什麼是罪過才是真正罪過
有時是主國 其實是無主之國的逆說
因為不知道誰是主人才會這樣設想
由諸葛或是豬哥在煮鍋裡泡製一個祖國
有時又是蛆窩 看是蠕動的生命肥肥胖胖
在夢裡卻會令人像患瘧疾般發抖
我聽見有人經常在高喊祖國
是因為阻隔產生非現實的美感距離
然而 美感距離同時在邏輯上就會產生
政治距離 文化距離 血統距離
意識型態距離 祖先幾代的譜系不清
時間記錄不全的無法測量的距離
時代背景下家不家國不國的許多認知的距離
最簡單的邏輯不用演算
住過才夠稱得上是祖國
住過而且要繼續住下去傳到子孫
自己升格到祖父輩的那個可愛的地方
不必高喊什麼口號或貼什麼標語
才能留給子孫一個
真正的祖國


#1181

1998/01/09

荒 島

你有過真多共心的情人
有的目水流流下 結心離開
有的無載無誌就斷去
所以你無留住半個情人

你學過真多種的語言
有的用來考試 有的用來看冊
有的用來做翻譯生活的工具
遂無家己血肉相連的語言

你有過真多的祖國
有的加你出賣 有的加你剝削
有的加你改名改來改去
你終歸沒半個真正的祖國

我應該有真多的百姓
不過 有的不識我 有的不認我
有的干單講好聽話無心為我
我完全變成無人的荒廢海島


#11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