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7/12/26

晨歌

在反撲的殘冬寒流中
鳥被早春感動的聲音
樹葉被風感動的聲音
陪伴我穿過綠蔭隧道
走到空曠地
向東方立足調息
晨光透過白雲的音符
我聽到彌賽亞的歌聲
青草豎起耳朵
含著淚珠
在我的伊甸園裡


#1613

2007/11/14

藍色幻想曲

公園進入黃昏時
有人突然指著
我頭頂上的綠葉
說那是藍色的

我不敢說他色盲
天黑了一半

在公園即使多走幾圈
終究要回家吧
我又聽到那人在哼
藍色的公園
藍色的多惱河

原來那人活在
藍色的世界裡
天全黑了

我猛然看到那人
似乎是我的朋友
有以往朋友的身影


#1612

2007/10/24

心心相應

因為他對別人熱心
對自己人不熱心
才令人不放心
因為他對別人開心
對自己人不開心
才令人不輕心
因為他對別人關心
對自己人不關心
才令人不安心
因為他對別人耐心
對自己人不耐心
才令人不稱心
因為他對別人有愛心
對自己人無愛心
才令人寒心


#1611

2007/09/24

中秋賦

中秋節放長假
為什麼
沒有人知道
早晨的公園內
蟬不鳴
鳥不唱
狗不跑
滿天不動的絳雲
色彩變幻不停
到了晚上
連月亮也放假
沒有露臉
老人
在書桌前
釣詩句
什麼也沒上鉤


#1610

2007/09/23

一串念珠

在泰米爾納德邦南方
濱孟加拉灣一處度假村
印度女郎獻上一串念珠
合十敬謹而退

我敬謹領受環在項際
不是翡翠的青綠
不是水晶的透明
不是象牙的乳黃

只是紙漿塑膠的潔白
像自己一生走過的歷程
偶然的一件紀念物
質不質非常質

西方不一定是極樂世界
現實不求物的永在
隨著日升日落
無常的孤獨是心的永在


#1609

2007/08/23

歸真

去掉苦心之勞
成為空留形骸的鬼
真的 鬼真的自由自在
不再憂煩不需憂煩的事
不再關心不需關心的事
空留形骸又不受形骸之累
空有名聲也不受無名聲之虞
真的 鬼真的自由自在
解脫與俗世一切關聯
什麼愛嗔喜怒
不再點滴在心頭
從此返魂歸真
真歸
真鬼


#1608

2007/08/10

擁抱土地

空喊口號
不知如何實踐
在天色朦朦的公園裡
三三兩兩烏合之眾
竟也一路橫隊霸佔步道
為了閃避
在人群旁恍惚之間
猛然雙膝跪下去
向前撲倒
以信徒虔誠的姿勢
結結實實擁抱土地
行年七十偶然學會的動作
真是知易行難啊
熱烈的成果是
缺了一顆牙齒
磨破膝蓋
鏡片殘廢了


#1607

2007/07/26

存在

公園裡
一位清秀的女孩
在仔細洗臉
她以為臉還是髒的
一位玩瘋的男孩
連污臉都不洗一下
他以為臉還是乾淨的
我獨自靜坐
回想廣交過的朋友
恍然在洗淨臉的
最後一位朋友離去後
只剩下世界
卻發現這個世界
不是我的
我成為野地上
孤孤單單的一棵樹
立於天地間


#1606

2007/07/12

蟬鳴

輪到蟬熱烈上場時
一隻唱著怪聲怪調的鳥
突然消失了
一棵盤根廣延的樹
突然倒下了
一隻到處徘徊的跛腳狗
突然不見了
一位凌晨在公園散步的老人
突然不再出現了
在熱烈的夏季
群蟬合唱著驪歌
哀樂還是安魂曲


#1605

2007/07/06

孤寂

在公園的一個角落
遠方只有一座山
前方只有一支碑
左方只有一棵樹
右方只有一柱路燈
旁邊只有一張長椅
上面只坐一位老人
草地上懶懶散散
只有一隻狗
東方只有一個太陽
初露晨曦
為了迎接唯一的太陽
世界寂靜無聲


#1604

2007/07/05

不同的自由

公園裡
鳥在隔著步道的樹上
唱著不同的曲調
一隻飛過來一隻飛過去
採取不同的姿勢
兩隻同飛時
一隻飛向東一隻飛向西
選擇不同的方向
兩隻飛向桐樹時
一隻棲上枝一隻棲下枝
停在不同的高度
因為自由自在而顯得孤單呢
還是孤單才能自由自在


#1603

2007/07/04

在公園散步

凌晨四點多
就到公園散步
連街屋也嫌老人早起
但盛裝的樹木列隊歡迎
綠色的姿勢有吸引力
鳥鳴的音樂盒也打開了
青草把地球表情掩飾
人生美好的戰爭已打過
這裡像是傷兵醫院的後院
天亮後再也掩飾不住
步道上的坑坑洞洞
和老人斑差不多
默默坐在石雕前面
休息不一定是要走更遠的路
只要有夠體力回到家
可憐的是石雕永遠走不動了


#1602

2007/07/03

夜讀樂

習慣九點多就睡
每次想 
要是躺下去
就不再醒來多好呀
可是老是半夜三點多醒
有時二點多
甚至竟然提早一點多
這是精神衰弱的現象嗎
想睡卻不能睡
不想死偏偏會想到死
起床找書讀
找到孫子兵法
一讀竟然讀了二小時
躺下去又睡著了
把想死的念頭忘掉了
夢裡楚漢戰爭正酣


#16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