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4/08/01

詠金門料羅灣

白天我來時
俯瞰妳金色的沙灘
曲線畢露的處女地

料羅灣啊
在金門的聖地
曾經被砲彈吻遍
每一寸肌膚
兵士搶灘卸船的補給品
像落水焦急的螞蟻

那時我在福爾摩莎
隔著似近又遠的海洋
聽到妳身上砲聲焦急的回音
四十六年後
回音依稀在歷史的耳中
振盪

如今我看到一些殘堡
已被昂然的綠樹遮蔽
在昔日的戰地奔馳
沒有崗哨、沒有口令、沒有宵禁
隆隆的砲聲只在慶典中回憶
或是偶爾試試回憶是否生鏽


最大的寬容
多少砲彈吞進後轉眼平靜無波
轉眼卻轉過了多少緊張的歲月
海的記憶以世紀衡量
人類愚昧勝似蜉蝣

落入海底無聲無息的砲彈
就像挑動戰爭的人物
消沉在歷史的記錄中
海依舊是海
波浪要翻騰,波浪要安息
都不是人的緣故

金門島遠離了戰爭
還是戰爭依然在放煙幕?
金門聖地,不是因為戰地
而是綠色耀眼的和平之島
海在四周防衛著島
也開放島的四周向世界呈現

夜裡我離去時
俯瞰妳黑綢的神祕
點點漁船是一排排金色的鈕釦……


#15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