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6/12/13

政治犯

只因為說過國家要獨立
便成了政治犯
不能表示政治意見的政治受難者

從看守所到監獄到離島
從勞改到思想改造
從溫馨家庭到妻離子散

從戒嚴到解嚴
從囚犯到出獄的英雄
從褫奪公權到選舉活龍

從此不再說國家要獨立
忙著做時代的見證者
忙著口述歷史

忙著表示一些不是自己的政治意見
甘願做政治的受難者
終於 終於成了真正的政治犯


#1171

1996/11/23

叫同志 太輕鬆了

叫同志 太沈重了
當你必須習慣於集体囈語
承認 魚在天上飛
鳥在水中游
或者 夏天很冷
冬天很暖和

當你必須習慣於把
許多單詞顛倒
許多主詞和受詞轉換
許多及物動詞當做不及物動詞使用
許多代名詞視同專有名詞
忘了文法書上的一切規則

當你厭倦了這些世紀末的遊戲
恢復了蘆葦的尊嚴和姿勢
自己鑑照了湖中的朝陽和夕日
反芻了歷史倉皇走過的倒影
呼吸天空中自由流動的風味

當你自然感通個人意識
知道 鳥在天上飛
魚在水中游
或者 夏天很熱
冬天很涼爽
叫同志 太輕鬆了


#1170

1996/10/24

大家來建國

台灣人真乖
人叫咱企 咱就企
人叫咱坐 咱就坐
人叫咱恬恬 咱遂不敢出聲

歸百年來 台灣靜悄悄
干單有風聲雨聲和槍聲
無論什麼怨嗟統吞忍在腹肚內
變成頭殼空空 腹肚寔寔

台灣人真打拚
透早做到抵下昏
賺錢飼某飼子顧三頓
統是為著建立一個家庭

有家 遂無國
恰如鳥有巢 遂無樹林
大家探聽咱的國家在何位
有人講東講西 統無影無跡

台灣人真勇敢
咱的國家靠咱家己來創
咱該大聲講出咱的愛 咱的希望
建國! 建國!! 建國!!!


#1169

1996/09/25

不只是

石頭不只是一顆石頭
它可以打惡犬
抵抗頑強的勢力

花不只是一朵花
它可以燃燒整個季節
使城邦沸騰起來

風不只是一陣風
它可以推倒牢固的牆
打通禁錮的限制

人民不只是一位百姓
他可以用腳在天空行動
對一切僵化的思想說:不!


#1168

1996/09/24

等待你的誕生

我把我的信仰獻給你
做為一種儀式
我的皈依是自然律
沒有外在的拘束
純粹是內心深情的愛

我把我的愛獻給你
你就是我的一切
當你在急流中
我就在岸邊拉住你
以我全副的生命

我把我的生命獻給你
點燃一支燭光
你在黑暗中
我就在營火旁守候你
等待你的誕生


#1167

1996/09/08

自 焚

只因為
你要剝奪我的自由
我就先取消你的主体

我把你的旗幟
裹在我的身上
放火燃燒

把你的旗幟
化成灰
化成一道虛幻的煙

我的形体也
化成灰
飛入有待書寫的歷史中

我終將
成為一座銅像
墊著另一面新的旗幟


#1166

1996/09/06

在古羅馬劇場聆聽音樂

在埃皮達魯斯的烈日下
奧爾甫斯是一片雲
琴聲是七道的流泉

劇場中央是夢的原點
神話在此萌芽 開花
音樂以層層的漣漪向上推展

我退到離歷史最遠的高點
金屬落地的聲音清脆傳來
發出禁錮數千年後釋出的一聲驚歎

在我身後不耐煩排隊的樹木
都長出千百個豎起的耳朵
一律朝向音樂的方向

現代奧爾甫斯站上劇場中央
東西方匯聚的觀光客凝神傾聽
笛聲揚起的是〈黃昏的故鄉〉⋯⋯

  註:埃皮達魯斯(Epidaurus),古希臘重要商業中心,往麥錫尼
    途中,保存有完整的古羅馬劇場。


#1040

1996/08/29

薩摩斯島

一個小小的瓜棚
就可以出賣
一大半夏季的天空

紅藍二色桌布
蓋住一個祕密
棋盤花格的桌面
一杯冰透的橘子水
禁不住唱起歌來

海水不休息地藍著
天空剩下
一顆石雕的大眼睛

周圍侍者真多
矮胖的藍繡毬是一個
高瘦的紫藤是一個

剩下的都是觀光客
幽浮般在岸上飄浮
夕陽是遊輪
在海上發出的求救信號


#1039

1996/07/01

愛奧尼亞海的夕陽

把滿身熱血貢獻給大地後
朝向翠綠的愛奧尼亞海灣
說再見吧 希臘 再見

為了文明的祖國 獻出一生的詩人
追隨阿波羅的形跡 留下桂冠
留下鮮血的葡萄 讓戴奧尼西斯
獻酒給為獨立而完成志業的希臘人民

於是 希臘姑娘有了美貌和笑容
於是 希臘漢子有了健壯和幽默
於是 夾竹桃的紅白笑臉
夾道沿著海岸迎送到奧林匹亞

櫻桃一般的詩人提早殞落
看不到希臘獨立的美
也不必為不能實踐的民主感嘆

希臘創造了文明的歷史
締造了近代追求獨立的光輝
然而 夕陽的壯烈卻不再浪漫了
再見吧 希臘!再見吧 詩魂!

  註:英國浪漫詩人拜倫參加希臘獨立戰爭,逝於愛奧尼亞海。
    西方民主搖籃的希臘,如今卻是專制當道。


—奧林匹亞


#1038

1996/06/28

安納托利亞的麥田

鮮黃一塊 金黃一塊 鵝黃一塊
橄欖黃一塊 檸檬黃一塊

安納托利亞高原的麥田
以如此集錦的調色盤
排列組合著季節的遊戲

耗盡了陽光的黃色光譜
天空剩下灰不灰 藍不藍的寂寞

在集錦的隨興調色中
綠黃一塊 焦黃一塊 淺黃一塊
偶爾褐黃一塊 土黃一塊


—巴穆卡麗


#1037

1996/06/27

歐洲和亞洲的土耳其人

歐洲的土耳其人和亞洲的土耳其人是親戚
歐洲的土耳其人和亞洲的土耳其人是朋友
歐洲的土耳其人和亞洲的土耳其人共同守住海峽

從博斯普魯斯海峽左岸到右岸
渡船即可橫越歐洲和亞洲
跨過大橋即可一天來回幾次歐亞兩洲

歐洲的土耳其人到亞洲的土耳其念軍事學校
亞洲的土耳其人到歐洲的土耳其政府機關辦事
同一個土耳其國度卻形成洲際的領域

左岸的桑葚和右岸一樣鑲嵌著鑽石的天空
右岸的雞蛋花和左岸一樣燦爛著人民的眼睛
左岸的人民和右岸一樣無法拼出自己的族譜

亞洲的土耳其人和亞洲的土耳其人成為敵人
亞洲的土耳其人和歐洲的土耳其人說同樣的土耳其話
歐洲的土耳其人和歐洲的土耳其人無法統一立場

歐洲廢棄的古堡和棄置的皇宮都已解除了藩籬
把土地和天空還給了土耳其人民
然而亞洲的土耳其人卻開始要獨佔天空和土地


—卡巴多齊亞


#1036

1996/06/25

伊斯坦堡晨思

方尖碑上的埃及象形文字
讀著土耳其嗚咽的天空

耶穌基督躲在教堂牆壁的灰泥背後
也不知聽了幾世紀可蘭經的吟誦了

維吾爾人從中國新疆一路亡命到伊斯坦堡
終於找到一坏土樹立了東土耳其斯坦烈士紀念碑

然而有更多的庫德人在血腥的土地上
拚命要掙脫歷史和空間的枷鎖呢

俯臨博斯普魯斯海峽藍得和明瓷一樣的海水
我把金黃的晨曦攪進早餐乳白的優酪中


—伊斯坦堡


#1035

1996/02/29

紅杉密林(台語)

紅杉大叢樹仔
霸佔歸天頂
日頭照未著真厚的土地
世界靜悄悄聽未著
一絲也風聲雨聲

假使安爾
在封鎖的原始密林內底
假使上千年霸佔歸天頂的大叢樹仔
也會一目睨仔喝倒就倒
連根就挽起來

土地上累積厚厚的腐植土
在這寡死亡哀愁的下腳
復有新英的生命暴出來

一個政權倒落去
自然有另外一個政權爬起來
土地並沒有給人偷佔
彼是喪禮的祭壇
也是紅嬰仔的洗身軀桶

勇壯起來的新生紅杉
佒下看著倒落去的前朝
由外皮開始漸漸解体
到魂魄四散


#1165

1996/02/28

日出撒哈拉沙漠

天玄
玄到天無一絲色彩
地黃
黃到地無一絲皺紋

天幕外打開一個吹管口
熔鐵爐的熔岩吹出一個玻璃球
像神話一樣愈吹愈大 愈吹愈紅
一下子吹破了
從此啟明一片天地

然而 也從此
人人津津樂道神話的起源和演變
阿蒙拉天天在沙漠
表演這種吹球絕技
總是從天地玄黃開始

註:阿蒙拉(Amon-Ra),埃及的太陽神。


—亞斯文


#1034

1996/02/27

艾德夫馬蹄聲

得得的馬蹄在街上奔馳
會敲響尚未醒來
或者永遠不會醒來的永生之夢嗎

街上飄飛著的是
現實馬糞和尿騷的味道
神話人物親情仇敵的血腥味道

神的記仇報復
竟然比人間還要殘暴
把兄弟屍身分成十四塊也在所不惜

在艾德夫的勝利之地
即使鷹神的神殿
法老王的神勇記錄也會被基督徒肆意毀滅

最後人為的篡改都會被歷史毀滅
而歷史也會把人間的真相復活
無論是戰爭 和平 還是愛情的故事

  註:艾德夫(Edfu),在盧克索以南,有祭拜鷹神何露斯(Horus)
    的神殿,建於二千三百多年前,保存完整,殿址為何露斯復仇
    勝利之地。


—尼羅河上


#1033

卡納克神殿

列柱以密林的姿勢
守住一個神殿
陽光照得到的是一面
照不到的另一面是神話

象形文字的記號深深崁入柱体
像每一個愛情故事一樣堅牢
崁在歷史中勝過洪荒
儘管有的會斑剝有的會磨損

礎石 基座 塔門 方尖碑
看得到的標榜都屬於法老王
而幾千年後的人民
竟然就靠這些祖先的血汗來輝煌

奇怪吸引我來到神殿廢址的
不是古埃及文化的神祕
而是那位憂鬱的波希米亞詩人
里爾克的詩以及告別時如何輕鬆自如的詠歎

  註:埃及卡納克(Karnak)離盧克索(Lixor, 古代底比斯 Thebes)
    三公里,神殿建於五千二百年前,以巨大柱林風靡於世。


—盧克索


#1032

1996/02/25

存在或不存在

寒流下
狗一半留在台北
狗另一半隨我岀國旅行

留在台北的一半
實存的狗
在我離開期間變成不存在

隨我出國的另一半
不實存的狗
卻存在我的行程裡

跟隨我到了巴黎的狗
跟隨我走過香榭麗舍大道
跟隨我進入歌劇院

跟隨我到了巴黎的狗也喜歡聞香水
也喜歡看女人的 Fashion

從巴黎再到開羅的狗
退回到法老王時代
變成了守護神

倦於流浪的狗
在沙漠的帝王谷找到實存的場所
成為存在的實相

在台北的真實的狗
反而成了不存在的假象
在我旅遊回來之後


于 埃及路克索



#1161

1996/02/15

休火山

我可以沈默一百年
任人欣賞特立的獨型
任人敲擊開挖肆意作賤
任人砲轟演練毒辣的戰技
任人流彈四射沒有防備

沈默一百年後
人事純私語沒有公道
歷史白紙黑字的紀錄全部褪色
畫布上隨意調配我的色彩
地圖上根本把我滅跡

等到我把內心積壓的情緒
口吐真言向天空表露
我不用琴弦伴奏
我不用翻辭典借字
因為我不是一座死火山


#1164

1996/02/03

狗注定要流浪的

狗注定要流浪的
帶著一臉無關歲月的寒霜

看到霓虹招牌是那張臉
看到異性狗是那張臉
看到貓是那張臉
看到汽車是那張臉
看到打球的小孩是那張臉
從麵攤的烘爐底下
伸岀頭望著食客的也是那張臉

都市生活不易啊
歲月過得比什麼都快
而食客和麵攤老闆也學會了
把骨頭雜碎都收進垃圾袋
好不容易等到意外掉下的一塊月光
如果沒有同伴來搶
那就奉為經典了

狗不可能有文化
看那寒霜的臉就知道


#1160

1996/01/26

狗吃狗的新聞

「狗咬人不是新聞
人咬狗才是新聞」

可是人吃狗反而不是新聞
而狗吃狗又變成大新聞

人吃狗是因為人吃到無所不吃
狗吃狗卻是因為狗被關到無可吃

狗吃狗是因為怕自己也被吃掉
只因吃自己的族類而被稱為畜生

人饑餓到沒有東西吃的時候也會吃人吧
如果不吃人當然也可能被吃掉

然而 狗最可能被吃掉的還是人不是狗
然而 人最可能被吃掉的也是人不是狗



#1159

1996/01/14

詠花蓮玫瑰石:煉石之二

一塊石頭一直在我心上
像玫瑰色般的雲從東到西
渲染著一則拒絕褪色的故事

故事早已像夢一樣飄忽的時候
已不知道山過去是海的平面
海岸邊有過蠟黃的野薑花

死守著故鄉一樣守著感情的軌跡
亂了序的風箏不知道應該飄舉
還是倒下來在草地上浸潤露珠

這一塊石頭一直在我心上
冷冷的形体帶著暖暖的玫瑰色
像一串珠穿過歷史的冊頁不斷延伸⋯⋯

#1163

詠花蓮玫瑰石:煉石之一

從正面我看到達摩修禪
又像蓑笠翁的背影
又像一隻深秋後的蟬

聲音盈耳所以一片靜寂
潑墨的鬍髭連到隱藏的側影
臉頰是比雞血淡一些

從背面我看到天鵝交頸
好像野雁陷入遠飛的夢中
又像出浴後的企鵝

不是形象所以一切自在
通体又是渾圓又是凹曲面
整個宇宙就只是玫瑰色

#1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