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02/14

鐵樹與蟑螂(華語)

巴西鐵樹等三十年
才開花的精華
把書房變成香水工場

三十年當中
在書房亂竄的小蟑螂
一晚全部昏死掉

我想到法國詩人波德萊爾
拿香水罐給狗嗅
狗嚇到狂吠

無法加以制裁的蟑螂
只會在幽暗角落進進出出
承受不起清香的美學


#1720

鐵樹佮家蠽(台語)

巴西鐵樹等三十冬
才開花的精華
給書房變成芳水工場

三十冬中間
在書房赲赲趖的小隻家蠽
一晚齊齊死死昏昏倒

我想著法國詩人波德萊爾
提芳水罐子給狗鼻
狗驚到狂狂吠

無法度加治伊的家蠽
干單會曉在暗角趖出趖入
承擔未起清芳的美學


#1719

2010/02/13

《挖掘》編序

從自己四十多年來譯成漢語約四千首外國詩當中,選編一本適於素人詩讀者閱讀的詩選,相當費一番斟酌。我把構想設定在「世界的詩.詩的世界」,讓「大人小孩一起讀世界的詩、遊詩的世界」。

「世界的詩」定義似乎比較清楚分明,就是指世界各國詩人的作品,實際上由於詩人心靈的共通性,關切的議題、想像力的運用、意象的喻指,有類似的蹤跡可循。「世界的」詩並沒有界域籓籬的隔閡,透過閱讀「世界的詩」可以體會不分畛域的詩人如何處理普世價值的題材,細心的讀者還可發現在共通性的涵蓋下,自然有在地歷史脈絡和地理環境的特殊性因素在,構成詩觀摩的特別意義。

至於「 詩的世界」則就多姿多采了,由於人的生活經驗不一,感受也各自有別,詩人形之於文字,又有殊異的表現技巧和風格,形成詩園的千種風情、萬般品味。因此,詩永遠有寫不完的題材,用不竭的表達方式,詩的「世界」更是無邊無際的開放空間,任憑優遊翱翔,沒有任何限制,有現實的景觀投射,也有虛擬的想像造景,而意到象生,象隨意發,意象的佈局更是無所不能、無所不用其極,這就是詩的魅力所在。

此書旣然為大人小孩可一起閱讀設想,選詩原則著重平易近人、具有啟發性、引人深思、深入淺出等幾個面向的考量,入選對象以拙譯外國詩為範圍,詩人作品以每人只取一首為限,國度和人選都沒有預設或預定分配原則,純以閱讀導向為依歸。詩也不經分輯,徒然強制歸類和限制,採取詩題筆畫順序編列,故意以隨機排列提供閱讀不規則性,配合詩應有隨機呈現的自由,讀者當然勿需從頭一本正經依次閱讀,可以隨手翻到哪一首,就隨時進入詩的世界,豈不痛快?

「作者簡介」盡量扼要,詩要讓文本獨立存在,避免因作者的依附關係產生意義,只標示出生年,可大略知道時代背景,不寫卒年,因無關緊要。至於「內容提示」算是編者選詩時,當下的體會作為引導閱讀的參考而已,詩有多層意味和解讀方式,不定一格,更不必拘於一個層面,讀者可自己思考。創造性閱讀和創造性寫作,一樣是創造性的行為,屬於一種創作,而嚴格來說,寫作加上閱讀才完成詩的創作。

書名《挖掘》採用愛爾蘭詩人希尼的詩題,經過一番深思熟慮。此詩描寫一方面因生活條件的改變,不得不在物質的應用工具上,尋求因應對策;另方面在精神上依然堅持神聖的勞動,遵守應有的歷史傳承,發揮人的本質和價值。這不就是詩或(擴大來說)文化所追求的方向和目的?

本書如能開啟讀者讀詩興趣,循此多讀自己志趣相投的詩,培養人文的素質,就是編者莫大的期待,那就把這本書當做詩國的敲門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