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1/01/16

《生命的禮讃》譯序

拙譯《愛之頌》出版後,在作者波佩斯古的網站上發表書影和消息,引起羅馬尼亞詩壇的注目,畢竟這是繼羅馬尼亞詩人保羅.策蘭(PaulCelan, 1920~1970)之後,僅見以詩集形式被介紹到台灣來的在世羅馬尼亞詩人作品,開啟了台灣與羅馬尼亞詩壇深度交流的先聲。波佩斯古受此鼓舞,繼拙著《溫柔的美感》,又把剛出版的英詩集《黃昏時刻》譯成羅馬尼亞文,我也以漢譯其《生命的禮讃》回應,進一步加深彼此為國際間詩交流活動的努力。

《生命的禮讃》其實是波佩斯古前此出版的數種羅馬尼亞文詩集內,受到翻譯者垂青譯成英文的詩集成。以熟諳抽象數理邏輯的數學教授,孜孜不倦於抒情詩的創作,其形象思惟的特質值得關注,再加上羅馬尼亞歷史、地理、宗教、政治等特殊背景與發展,在在令人想進一步探索波佩斯古詩中蘊含的隱喻結構。她詩裡透示佛教思惟,獲得她本人的證實,以基督教正教為主的羅馬尼亞社會,經過共產主義無神論的洗禮後,對佛教發生興趣,好像有點變化莫測的感覺,有待繼續探究。

波佩斯古詩中有某些獨特的抽象思惟,也有冷靜的感性表露,基於她的專業訓練和人文素養,還有因語言輾轉翻譯的精差,常費思量去體會其中深意,好在電腦世代帶來許多連絡上的方便,及時解決一些困難。不巧她的丈夫尼古拉.波佩斯古,竟於2010年7月病逝,使她哀痛逾恆,我的翻譯工作連帶停頓一段時間。

尼古拉.波佩斯古(Nicolae Popescu. 1937~2010)是一位謙謙君子,國際間著名的數學家,1992年獲選為羅馬尼亞學術院院士,在許多國家的大學講學,是她學問上兼生活上的伙伴,我2006年出席尼加拉瓜的格瑞納達國際詩歌節時結識,看到兩人鶼鰈情深,尼古拉對詩人妻子呵護備至。

台灣對羅馬尼亞文學,甚至整個東歐文學,接觸和瞭解可說非常有限,保羅.策蘭在世時我開始閱讀和翻譯他的詩,但來不及連繫,他就自溺於巴黎塞納河,迄今已逾四十年,近年保羅.策蘭才受到台灣讀者喜愛。對羅馬尼亞的詩有興趣的讀者,不妨也注意正活躍於羅馬尼亞、甚至跨越國界熱心於詩交流的波佩斯古,相信她還會有更引人矚目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