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7/05/23

在古堡樹蔭下談詩後致楊煉

你的國家在世界極大化的時候
你把它極小化到你心中的一個小點
我的國家在地圖上極小化到一個小點的時候
我把它極大化到籠罩我的全副身心

就像我們在樹蔭下談詩
隨著太陽的軌跡在座標上來回移動
和你在地球上浪跡的距離相較實在小之又小
我卻不得不和太陽的步伐在競賽

你在語詞裡追求詩人存在的意義
我試圖透過真實的意義
表達我的國家存在的價值
現實在語言不同的面向也會風雲變化吧

你在把國家極小化當中壯大自己
我在把國家極大化當中提升自己
不同的軌跡在這一點匯聚
然後像雙曲線一般也許會有相同的方向也許不會


—日本石川縣山中溫泉


#1045

在佩魯賈劇場唸詩

我面對的是什麼樣的心靈
期待的是卡度齊 夸西莫多 蒙塔萊
那樣在我心目中的先知詩人
還是可與我一起共同呼吸的同儕

我唸的是我的文字 表現的意義對你們
成為聲音的符碼 會產生什麼樣的感應
在古典的佩魯賈 在古典的劇場
我心靈錯綜的小小波動會有同樣頻率的振盪嗎

在靜悄悄的幽暗空間裡
聚光燈投射我在舞台上的身体
不知道是什麼偶然的錯誤
還是必然的發展在暗中進行

就像輕輕撥動一根弦
或許觸動天邊一股閃電
或許在寒風中沒有一絲回音
連自己也不留下一點點回憶


#1044

我住在溫布里亞的古堡

靠在古堡的窗口
看到的依然是舊世紀的天空
沒有風告訴白楊如何搖動
涼意和時間一樣慢慢滲透石壁

沒有誰在空中呼喚我
只有機械的聲音在山谷裡
黑色的土地上書寫農民的哀歌
想離開故鄉又不得不留在故鄉廝守

究竟我是誰
會是飄泊數百年後
偶然回到故鄉的浪子嗎
在窗口看到不知何時的記憶重現

只是同時生活過的朋友或敵人
都紛紛化身成翩翩的燕子
繞著古堡的周圍飛翔
看著我招呼的手勢忽近忽遠


#10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