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7/10/30

戰士老得真快

少年時不敢太激進
怕年老時太保守
詩人的話還在耳邊迴響

當年的激進革命志士
都一個一個開始呼應統治者
戰士老得真快

老兵縱然不死
老到沒有氣概的時候
就不算戰士

當追求獨立的戰士
做出順天應民的姿勢
台灣已經老了

台灣老到
猶睜著眼睛
已看到死神來到門口


#1178

1997/10/18

泰姬瑪哈的幽影

暮色靄靄 鬼影幢幢
細雨竊竊細語
雨滴像蒼蠅
馬鞭揮也揮不走

前後擁至的
似有形又似無形
無燈 對不需燈的世界
有燈亦似無燈

而需要燈的世界
無燈便成另一世界
在幽明的世界裡
泰姬瑪哈就成為凝固不動的鬼魂

歷史不如愛情故事
愛情故事不如
耗資難以計數的古代建築
古代建築不如白天的太陽

太陽不如一位大臣來訪
將泰姬瑪哈封鎖
停止一般人參觀
大臣成為白天無人得見的幽魂

幽魂可以無形膨脹
如泰姬瑪哈龐大的陰影
填滿似有形又似無形的
傳統和社會体制

夜色靄靄 細雨竊竊
外面有更多準備
蜂擁而至兜售的遊魂
馬鞭揮也揮不走的雨滴⋯⋯


#1050

1997/10/15

尼泊爾的活女神

神是死去的存在
所以神是看不見的
尼泊爾人卻創造了活女神
天真的女童扮演的是天真的想像

因為是活女神 依例應囚禁在神廟內
因為是活女神 依例應讓人民參觀或膜拜
宅居深院內 由退休的活女神服侍調教
只有閣樓的窗戶可以透氣

活女神必須童貞 禁止嘻笑
童貞必須性忌 見血即褻瀆
退休的活女神墜入凡間時
才開始体驗人生的生老病苦

假如不獲選活女神 也會和玩伴去兜售活女神的照片吧
或許也會和其他孩童一樣去糾纏觀光客吧
或許也會伸手討一些滿足的同情吧
還是活女神幸運 雖然戲不能演太久


#1055

1997/10/11

往喀什米爾途上

白毛牛躺在高速公路上
於烈日下反芻著和平的白日夢
與世無爭的慈祥的長長臉孔上
看不出是印度教 伊斯蘭教還是佛教的信徒

一條牛 兩條牛 三條牛佔據道路
改變不了道路 卻轉折前進的軌跡
霸道的畜牲 有神聖的信仰支撐
使喀什米爾綠色的誘惑曲折而遙遠

好在阻道的是白毛的聖牛
而不是偽裝綠色制服的兵士
他們赫赫雄風的荷槍實彈
確實比備而不用的牛進步

爭取和平或是維持和平的呼喚
還不如牛躺在公路上的和平姿勢
無視於兩邊激烈咳嗽的機械聲音
急急往喀什米爾前進還是後退

—印度德里


#1049

1997/10/07

在加德滿都

為什麼人可以臉塗白漆
皮膚沾滿土灰 四肢像乾枯的樹枝
跪爬在路旁和狗一樣
在加德滿都 神祕的加德滿都

為什麼伸出枯枝般乞憐的單手
用三肢學跛足的狗爬行的乞者
沒有人垂顧 甚至比不上一條狗
在加德滿都 神祕的加德滿都

為什麼天熱時 太陽給他太多熱量
為什麼天冷時 老天給他太多雨水
為什麼只有汽車排放的黑煙給他施捨
在加德滿都 神祕的加德滿都

為什麼滿懷嚮往古國的心情
對貧窮寄予無限同情的態度
卻無法寫下一個讚美的詞組
在加德滿都 神祕的加德滿都


#1054

1997/10/06

恆河日出

面對著恆河日出
沐浴淨身可洗滌一切罪孽嗎
面對著恆河日出
焚燒凡身期待來生幸福嗎

滾滾濁世 滾滾紅塵
恆河日出吸引觀光客
觀光客吸引更多乞討者
乞討者吸引更多髒亂

混濁的恆河或許可以洗淨心靈
卻把皮膚洗成污穢的顏色
洗禮洗不掉賤民的習性
卻把聖城洗成地獄

如果人生如此窮苦
期待來生有什麼意義呢
如果今世幸福滿足
何以還貪來生呢

1997.10.05 印度阿喀拉


#1048

1997/10/03

揮手的不丹孩子

不丹的孩子 不管男孩還是女孩
在路上看到陌生的臉孔
用揮手表示內心的美感

對一瞬而過的旅客
在揮手歡迎中同時告別
沒有激情也沒有惆悵

只是那樣平凡的奇遇
在迎來送往的一刹那
卻是天地間溫馨的姿勢

不丹孩子輕輕的揮手
自然如像風中的大麗花
優雅如像林中的飛鷹

在山路中馳騁的寄旅
陶然於大自然青翠的神聖
我的目光總是極力在搜尋天使般揮手的小孩

—不丹巴羅


#1053

1997/10/01

廷布的波斯菊

往東 東方可思莫思
往西 西方可思莫思
往南往北 南北可思莫思

從國立圖書館周圍曠野
到小農家屋角籬邊
到道路兩旁荒蕪而繁榮的草地

可思莫思花是不丹大地的千眼
望盡鳥聲 雲影 風言 風情
始終含露千種的笑意

不選擇生長地的可思莫思花
卻選擇了不丹這最後的香格里拉
和神鷹的叫聲一樣不可解的神祕

穿著傳統服飾的不丹少女
是各種變色的可思莫思花
溫柔 從容 沈默 而且善解人意⋯⋯

                                                        —不丹廷布

#10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