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1/07/21

五月的緣故

一株柳樹
在五月之前
已經枯立天空下
兀自對著池中倒影
雀鳥啁啾著
不知是歡愉還是嘲弄
風來不會舞髮
雨來不會潤絲
已經不能上鏡頭的形象
仍然佔有風景的焦點
傾斜的姿態
只剩僵硬的骨架
失去款擺的嫵媚
在土地裡
缺乏生機的根
再也沒有緊附的能力
勉強枯立天空下
憔悴就是憔悴
唉 不要說是
五月的緣故


#14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