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4/05/25

茨後一叢茄苳

茨後有一叢老茄苳
透早就有烏鴉聲
阮阿公在清國時代起茨時
就聽著在此嘎嘎叫

茨後有一叢老茄苳
中晝時就有烏鴉聲
阮老爸在日本時代做穡休睏時
也聽著在此嘎嘎叫

阮小漢就聽阿公講
烏鴉不是歹鳥
伊會來相勤茨就會旺
不可嫌鳥聲噪耳嘎嘎叫

阮大漢也聽老爸講
烏鴉不是歹鳥
伊會湊顧牛復會掠草蜢
不可舉竹篙逐到伊嘎嘎叫

茨後有一叢老茄苳
下晡時猶復有烏鴉聲
阮在民國時代岀外讀冊時
猶復有聽著在此嘎嘎叫

阮今矣也漸漸老矣
轉來舊茨遂尋無老茄苳
田園荒廢無人種作
透早抵黃昏每聽無烏鴉在嘎嘎叫


#1113

1994/05/18

夢 網著咱
好歹一世人

若是惡夢 黑天暗地
無路可行 哭未岀聲
夢著花謝 連爛土都無當援

若是美夢 雲淡風輕
黑暗的影 已經消失
夢著花開 聽著孩子的笑聲

你的夢合我的夢相打參
雖然有時惡夢 咱也會相成
你的夢合我的夢相打結
就會變成美夢 永遠青春嶺

夢 網著咱
快樂一世人


#1111

1994/05/01

連環套

恥辱的舊建築物裡
有恥辱的記憶
恥辱的統治者
在此完成恥辱的政治策略
在原有的恥辱基礎上
延長了恥辱的歷史
不敢正視恥辱的遺跡
到處抹消恥辱的記錄
不願留下自己恥辱的結構
給人民擁有恥辱的印象
只有自己率先拆掉恥辱的殿堂
逃避歷史給予恥辱的裁判
可是恥辱的回憶
不在恥辱的建築地標
早已記錄在恥辱的檔案系統裡
在人民恥辱的心靈中
因恥辱的辣手摧毀手段
而開出恥辱的花朵
在恥辱的天空下
我們看到從恥辱的廢墟中
彷彿出現了一處恥辱的廣場
或者還會矗起一座恥辱的新大樓


#1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