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5/06/29

北極蚊子

   芬蘭伊瓦洛
   Ivalo, Finland


縱然已習慣露水的食性
聞到血腥仍然蜂擁而至
經風雪的季節凍僵的
是溫情的夢
凍不死的是民族侵襲的風格

台灣人縱是豐沛的血庫
台灣人畢竟不能
做為蚊子的血庫

在沼澤的原鄉繁殖
北極圈就是死守的生活圈
不要盲目跟隨南下
就保守歷史的死水吧
還有冰雪底下可以躲過浩劫

南方沒有沼澤地
台灣沒有沼澤地
台灣永遠沒有沼澤地


—芬蘭伊瓦洛


#1027

1995/06/24

冰河岩

   冰島菲姆沃竺岩
   Fimmvörðuhals, Iceland


冰河到海口的距離
只是風
冰河時代到海洋時代的距離
只是雪

帶著懷念妳的夢
走過風的世紀
帶著懷念妳的相思
涉過雪的紀元

大西洋啊
我急急奔向妳
數千年才移動寸步
我還是堅定地邁向宿命的至愛

直到妳不再澎湃
我就把整座山的岩層獻給妳
按照原先的約束
不說一句話


—冰島雷克雅維克


#1026

1995/06/21

杉林中的貓

   挪威金沙維克
   Kinsarvik, Norway


純黑的貓
在透射陽光的
杉林裡款款閒步
熊一般雍容
不搜尋什麼
純然是例行巡視
冷冷的陽光 甜甜的空氣

我忍不住吹了一聲口哨
貓抬頭望望樓台上的我
急步往林深處竄走
讓我想起
昨天那隻飛到餐桌上
對我虎視眈眈的蚊子
至今還沒有飛走吧


—挪威金沙維克


#1025

1995/06/19

與山對話

    挪威利德
    Lærdal, Norway


山沈默不語
用岩層堅持它的性格

有時候透過鳥的聲音
有時候透過樹的手勢
向村民招呼

只有在雪融的時候
才伸出長舌瀑布
嘩啦啦述說不停
我聽不懂的挪威話

我也沈默不語
學習岩層堅持我的性格
只揮揮手
用眼睛說:「好(gau)早!」


—挪威利德


#1024

1995/06/15

麥田與芒草

黃晶晶的麥田
有太陽的味道
在梵谷的夢中
那是黃晶晶的故鄉

白茫茫的芒草
有月亮的味道
在我的記憶中
那是白茫茫的航道

那一天
在余進長的畫裡
我卻看到黃晶晶的芒草
那是比麥田更真實的故鄉

季節在流轉
地球在流轉
歷史也在流轉啊

我看到的芒草
從白茫茫的荒廢
呈現了黃晶晶的豐收
在故鄉的夢中


#11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