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1998/11/17

春不老

春來春不老
春去春不老

以罕見謙虛的名字
以不醒眼的花蕾
展示自然的友善

春不老在四季保持青春
究竟是符合了自然的韻律
還是超越了季節的極限

人老去更順其自然吧
即使如此 要更謙虛活著
綻開隱密的花朵

暗中羨慶春不老
無視春來春去


#1215

1998/11/16

金露花

金露花不時
露出金黃色的微笑
迎向不可理解的風
預知跟在陽光後面的黑暗

金露花不被黑暗蒙蔽
因為沒有瞳孔
金露花在自然裡
不仰賴最不可靠的眼睛

金露花對黑夜沒有需索
顏色 格調 姿勢
都和黑夜沒有關係
金露花甚至不在黑夜裡睡眠

所以金露花不時
露出金黃色的微笑
被蒙蔽的是人的眼睛
黑夜裡看不見 陽光下又縮小了瞳孔⋯⋯


#1214

1998/11/13

九重葛

庇蔭在玉蘭花樹下
九重葛期待陽光
遺忘了陽光

依偎在柑橘樹旁
九重葛渴望雨水
斷絕了雨水

一年一年放棄
天生開花的使命
九重葛成了無言的盆栽

七月間
九重葛移植
庭院進門的台階

炙熱的陽光
像男人的体溫
烘托九重葛

沛然的雷雨
像男人的汗水
澆注九重葛

九重葛紅得發紫的燦爛日子
睥睨玉蘭花的素白
柑橘的金黃


#1206

1998/11/12

遺 詩

樹呼吸日月光華
自然搖擺
充盈生命的韻律

我每日呼吸詩
填滿造物的容器
準備隨時奉獻

給謙卑的愛
給不斷成長的歷史
給再世的里爾克

樹倒下時
不遺棄存在的場所
生命仍然存在大地上

我倒下時
詩是我留給世界
最永恆的愛


#1237

1998/11/05

路 祭

選舉 季節的祭典
白幡沿路招展
民主的喪禮

夢有多長
路就有多長

路祭插著
紅紅綠綠的旌旗
延伸到夢的盡頭

夢中遙遠的鐘聲
會是喪鐘嗎


#1245

1998/11/01

樹沒有腳

樹有心
沒有腳

心向根植的場所
沒有向外擴張的企圖
沒有逃難的打算

土石流沖刷時
甘願就地埋葬

從來不會腳底抹油
樹根本沒有腳


#1232

石頭沒有心

石頭有耳朵
沒有心

儘管風刻薄
儘管雨尖酸潑辣

石頭挾土地自重
一動不動

聽多了憤懣
挾土衝激

哪管多少災難
石頭根本沒有心



#12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