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10/01/24

巴西鐵樹(華語)

禁錮書房三十年
讓外界忘了我的存在
甚至不知道我的名字
忍耐三十年
只是要蓄積能量
展現開花的異樣清香
我孤離污濁的空氣
把紛擾的社會關在窗外
堅持三十年
與孤鳥的心靈相伴
以此改寫歷史
證明我永久存在
聽嘈雜的聲音隨風而逝
看三十年後
誰還在管領風騷


#1718

巴西鐵樹(台語)

關匿在書房三十冬
給外面未記得我的存在
甚至不知我的名
忍耐三十冬
只是欲累積才能
展示開花是偌爾清香
我隔離齷齪的空氣
注亂糟糟的社會關在窗子外
堅持三十冬
佮孤鳥的神魂做伴
用安爾改寫歷史
證明我永久存在
聽嘈耳的聲音逮風飛去
看三十冬後
誰還復在𤆬頭風騷



#1717

2010/01/23

叫醒鳥聲 秋天還是會回頭

以前寫過一首〈晨景〉: 「鳥聲/叫醒雲/雲/叫醒太陽/太陽/叫醒旗/旗/叫醒了天空」。進入老境,每天晨課第一件事是:叫醒鳥聲。不分春夏秋冬,無論晴雨,凌晨五點出門,沿民權東路向東行,到敦化北路的松山機場路口右轉。這是台北市最林蔭的大道之一,公車還沒出動吧,機車還正好眠,清道夫默默在為都市整飾一個清潔的臉。

到民生東路再右轉,全台灣第一家麥當勞夜未眠(真怕台語諧音的「未當勞」,撐不住勞累),臨復興北路又右轉,我就繞這個社區走一圈,像巡更員一般。這個社區內有三個小公園,里民自動認養,整理成大家的庭園,我選擇最清靜的民有二號公園,做甩手,扭腰運動。持久下來,被我甩掉八公斤贅肉,甩掉有時不得不帶出場的枴杖,如今又健步如笨鳥慢飛。這些笨鳥就是在這公園,不小心被我叫醒的啦!

運動後,在附近路口買早餐,這位老人家已近八十,還是每天一大早為社區供應營養,班鳩會自動跑來身邊討零食,好像他豢養的。在旁邊的民有一號公園,伴著剛睜開惺忪睡眼的晨光,欣賞廣場上開始做早操運動的老壯婦女生動韻律,享受我的第一餐。班鳩也會在旁邊的花圃尋尋覓覓,大概在向早起的蟲打招呼吧!

回家、看報,當然屬於例行私事,自從患了白內障兼黃斑部退化,報紙已不耐煩詳閱,所以盡量把大事化小、小事化無,清心多了。公司結束後,場所保留做書房,每天走過八米巷與住家相看兩不厭的書房,早出晚歸,在此上班打電腦,把敝帚詩全部打進資料檔,最近剛好完成,計得 1034 首。現在養成不良習慣,只能用電腦寫作,也幸而克服了手指書寫無力的煩惱。有些專利案件還是繼續做,預防失業的無所適從感,累了就翻翻畫冊或閱犢喜歡的書。

2010 年 1 月 16 日與往常大不同的是,秀威資訊科技公司一口氣為我出版十書,要辦發表會,找第一位以我為對象寫碩論的王國安博士引言,他剛剛出版了《和平.台灣.愛——李魁賢的詩與詩論》。王國安遠道從高雄到台北,我們約好在忪江路上的御書園餐敘,然後一起過街到國家書店出席新書發表會。

秀威為我出版名流詩叢十冊:《秋天還是會回頭》、《我不是一座死火山》、《我的庭院》、《千禧年詩集》、《安魂曲》、《台灣意象集》、《黃昏時刻》、《愛之頌》、《詩 101 首》和《回歸大地》,可謂大手筆。其中《愛之頌》全書和《台灣意象集》一部分,在《創世紀》發表過。這是我平生第一次有新書發表會的幸運。

我期待也相信秋天還是會回頭,但春天大概是永遠不會回頭的啦!

2010/01/03

放煙火(華語)

跨年夜在 101 大樓
爆開來的煙火
在黑漆漆的天空
顯示惡魔影像
有人叫喊
有人在鼓掌
是驚
還是高興
那些不知半夜裡
是冷是熱的年輕人
不知很多人
是飽是餓的官員
笑瞇瞇看著燦爛的
煙火
另外還有那麼多人失業
愁眉苦臉在看
煙火四周黑天暗地的世界
整夜無法入眠安睡
看到煙火摔下來的火燼
像老天在流
眼淚


#1716

放煙火(台語)

過年晚在 101 大樓
爆出來的煙火
在暗墨墨的天頂
露出妖魔面影
有人喊咻
有人拍噗子
是驚
抑是歡喜
彼寡不知半暝
是寒是熱的少年家
不知真濟人
是飽是枵的官員
笑瞇瞇看到光燦燦的
煙火
另外有遐濟人無頭路
憂頭結面在看
煙火四周圍黑天暗地的世界
歸暝無法度睏飽眠
看到煙火摔落來的火燼
親像天在流
目水



#17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