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0/12/30

五月的和風

我願
化成一陣風
負載歷史沉重的憂傷
從山脈的頂峯
奔向河口
穿越過不同海拔
從寒帶到熱帶的林相
像是不同季節的變化
不同地形的起伏
帶著自然的流水
滋潤龜裂的田園傷口
擁有五月的和風
驅除歷史黑色的記憶
讓詩的種子萌芽
讓大地有愛
讓人人有笑容
讓世紀末的夕陽沉落
讓新世紀朝陽升起
讓我
化成一陣風


#1423

2000/12/25

五月的陽光

歲末 竟然
享有五月的陽光
長期霪雨後
突然
一枝玫瑰杜鵑
預報季節換新
鮮紅在綠葉中
像一顆熾熱的心
探問
五月擁抱我呢
還是我擁抱五月
寒冬出現五月的陽光
寒冬盛開唯一
昂首的玫瑰杜鵑
季節在改寫歷史呢
還是歷史在改變季節
五月花開
無關歲時
而是
自然和諧的緣故


#1422

2000/12/23

五月的戀歌

九月是一首悲歌
唱出大地
心碎的亂彈
溪流 為之斷腸
山脈 為之落髮
道路 為之粉身碎骨
啊 不
不要再悲吟
現實裡
有真實的愛
記憶中
有愛的真實
在大地溫厚的
胸懷裡
五月的戀歌
永遠令人陶醉
那是世紀的旋律
從世紀末
要唱到另一個
新世紀


#1421

2000/12/19

五月的天空

我躺在
火成岩的山谷裡
望著
五月的天空
擁抱大地的愛
是一項承諾
那是歷史的宿命吧
像孤守庭院的
一株台灣欒樹
拋棄繁瑣虛飾的語詞
脫落枝枝葉葉
在忍不住的冬季
嶙峋的硬骨
危風昂立
接受五月的定情
一翻身
成為
一個新的時代
一個不可預知的
生命


#1420

2000/12/17

五月的情意

十二月冬末
出現了五月的情意
又開心又關心的是
反常的雨季
終於要過去了吧
雨季終於過去了
五月的陽光
像飛燕剪開了
綿綿密密的積層雲
島嶼的天空
要藍給自己看
島嶼的森林
永遠吞吐著綠色的空氣
即使意外雪封
思想不會空白
相思也不會空白
亞熱帶的島嶼
一年四季
五月長在心裡
五月長在心裡


#1419

2000/12/16

五月的鐘聲

五月悠揚的鐘聲
撒下一張網
在夢土上
在我古堡一般
荒蕪的囚室
有鳥鳴在林間
有和風在粼粼的波上
有朝陽在爬山
有晚霞在衝浪
有鐘聲悠揚
是梵音
是天籟
打開囚室的天空
不同歲月的流泉
匯成一股
潺潺的青春脈動
啊 逝去的光
隨著鐘聲落下來
網住我的周圍
金屬的牆壁


#1418

2000/07/23

調色盤的結局

在彩色的生涯裡
忽然艷麗忽然陰鬱
高潮或低調
瞬間變化起起落落

我平板的身体成為轉運站
任畫家隨意調色調情
全神貫注他的精靈
把我成形的情色
一下子轉移到畫布上
成為他公開存證的結晶

我的生涯結局往往是
退居到無人注意的角落
一生的絢麗只剩下
沒有洗掉的偶然的顏色

我成就了畫家的才華
但願有人最後回眸
看到我身上有一朵紅玫瑰


〔 調色板的歲月 〕1980,施並錫 畫

#1350

靜物幻想曲

靜物凝定的姿態
讓我彷彿看到佛性
充塞宇宙間的
是靜中之動
和動中之靜

靜物帶有永恆的生命
固定在任人擺佈
不輕易移動的位置
透過視覺印象的記憶
是藝術家永遠不放棄的母題

然而萬物無論動或不動
在藝術家佈局的畫布上
一律成了不容擺脫的靜物
只有在詩人靈感裡
靜物變成動物 飄浮不定


〔 靜物 〕1985,施並錫 畫

#1349

靜物印象

動物會動
因為有生命
靜物不會動
因為沒有生命

這種物理不變的定律
是藝術缺乏想像的造詣
生命的律動不在物体
而在主体認知的投射疊影

麵包是生命活動的燃料
酒瓶是靈感活躍的催化劑容器
這些靜物是能動的來源
使人擁有体能和創作的動力

藝術家對靜物的組合
透示內心抒發的有趣動機
而詩人在思考組合的意義時
卻興起冷眼靜觀的趣味


〔 靜物 〕1973,施並錫 畫

#1348

2000/07/22

供 果

我們在樹枝上疊羅漢
是採取倒懸的方式
可以隨風盪秋千
可以倒觀天象的奇異

我們也在盤上疊羅漢
是採取嚴正的範式
無論歲時或節慶
佔有供桌上正統的地位

你們要求自然時
我們有自然風味的本質
你們要求典律時
我們有規律節奏的形式

我們把歲月累積的成果
疊成金字塔的形狀
我們供奉的是人間 不是神明
我們提供的不是味覺 而是美學


〔 圓滿 〕1996,施並錫 畫

#1347

珠璣番茄

一串珊瑚項鍊斷了線
晶瑩珠粒的小番茄
散落在錦綢上

更像珠璣的文字
不知如何串聯
表達愛意的緬懷語言

不需光線強化
兀自亮麗鮮艷的小番茄
滿足於嬌小玲瓏
形態完美的天性

藝術家珍惜天物
掌握自然光合隱藏的天機
讓詩人去苦思焦慮
如何把珊瑚粒串成水晶鍊


〔 珠璣蕃茄 〕1980,施並錫 畫

#1346

蓮 霧

大部份水果被人任意剝削後
犧牲自己迎合人類的口慾
蓮霧是屬於不待剝削凌遲
就隨時自動奉獻的少數

如此容易就範的謙卑
還是面臨人類不滿的挑剔
著手母樹接枝的非常手段
開始變造原有的譜系

蓮霧一直保持溫順的品性
不甜不膩不酸不硬
在水果盤中還是姿態很低
有時充當配角出現在靜物畫裡

寧願躲在樹上不醒眼的位置
靠在枝上用葉蔽体
隨意自然 有時曬太陽
有時沐月光 有時沾露水當玉液


〔 蓮霧 〕1996,施並錫 畫


#1345

2000/07/21

百香果

為萬物命名的權力
詩人已經讓出了神聖的任務
轉讓給創作者 發現者 行銷人員

我的名字來自愛好者
詩人到現在還茫然不知我的存在
他們為自己關心
而忽略開心的另一種領域

我算是有一副硬殼的脾氣
內心卻是五味雜陳
幾乎無法釐清每一種心情

命名者給我百香的美名
讓我在水果族內獲得地位
如今我又有藝術家慧眼看待
詩人也來為我添些虛擬的光彩


〔 百香果 〕1996,施並錫 畫

#1344

2000/07/20

荔 枝

佚名的女詩人吟詠洋蔥
說剝你的皮 流我的淚
這是無解的愛的難題

貪饞的人面對著妳 荔枝啊
會唱出剝妳的皮 流我的口水
這是最輕易的愛吃的習題

妳不像洋蔥以一層一層的純潔
包藏著使女詩人欷歔的神祕
然而妳的細皮加上柔軟的白肉
也無法斷絕僧侶無邪的思念

荔枝啊 妳表面有夏天的熱情
內在又是成熟飽滿的豐潤和多汁
看妳連枝搖擺的婀娜多姿
驀然聯想到多情的秋空流下的淚珠


〔 香蕉園 〕1994,施並錫 畫

#1343

弓蕉在叢

誰都想像不到
我學習瀑布倒懸的時候
時間突然凍僵
我像水柱在累積耐性

我開始思考過去
發現我的花樣年華
竟不受人注意
沒有人謳歌過我這段經歷

我展望未來生涯
預料有色香味的高潮
我每每有臨崖的戒慎恐懼
到了最高峰就是我生命的極致

至於我還在樹上成串的階段
有人不知道我是他們的最愛
只看到我被瓜分的無奈
卻不知我組成團体時的壯觀


〔 香蕉園 〕1994,施並錫 畫

#1342

鳳 梨

詩人們 在你們豐富的想像世界裡
動物會發言 花卉有主張
只有我們水果始終沉默不語

我名字的諧音帶來好運的象徵
一般人都從我身上体會詩的隱喻
可別遺忘我在語言形式背後的實質含意

詩人啊 你們儘管不是美食客
不暸解我甜中帶酸或酸中帶甜的美意
但我成熟得令人沉醉的金黃表現
渾圓豐滿的歷史意識是季節的最高成績

我身体粗獷活像肌肉結實的莽漢
可是在成長的歲月中仍不忘學習細膩
我勤於手工 努力編織一副流刺網
罩住我的全身當做我的金縷衣


〔 旺來 〕1992,施並錫 畫

〔 旺來 〕1996,施並錫 畫

#1341

2000/07/19

(40)絲瓜棚

最會攀親的家族
在棚架上到處
碰到的不是直屬親系
就是節節分出的旁支

我們彼此串連和支援
構成最嚴密的組織体系
為了延續歷史的朝代
認真推行綿延遺傳政策
長出修長的絲瓜品種
絕對不許有匏仔的突變

我們慷慨公開庫藏花粉
不管蝴蝶還是蜜蜂
盡情享受還隨意帶走

我們加強團結組織
緊密到陽光不入的時候
我們宣佈把酷熱的夏天
改造成秋涼的天下


〔 絲瓜棚 〕1997,施並錫 畫

#1340

2000/07/18

(39)瓜葉菊

我只顧履行開花的義務
不計較空間的分配
有葉大方又何妨
只要表現超越的任務
我滿足於只出頭一點點

我不善於色彩的華麗
不計較村姑般的素雅
花序是我的主題
有許多花瓣的旋律
我滿足於最簡樸的組曲

我被栽植在花盆裡
不計較依偎什麼泥土
無所謂擺在前庭或後院
只要一點點陽光和一絲絲樹蔭
我滿足於隨意的場地


〔 後院一盆花 〕1981,施並錫 畫

#1339

(38)荷花的身段

花瓣的裙裾掀動
作出準備躍起的姿勢
高蹻的嫵媚身段
使妳成為旺季裡
最熱門的歌舞女郎

有許多種引人遐思的粉紅
妳的是最迴腸盪氣的一種
即使妳始終不出聲
在暗藏熱浪的空氣中
自有一股焦燥的酒香

妳凝神超然靜立
周圍隱隱有暗潮流傳
不 不必管什麼風言風語
妳那風華絕代的美
已經令人窒息喘不過氣


〔 綠中的點紅 〕1994,施並錫 畫

#1338

(37)夏 荷

紅鶴
站在水中
踩著春天的爛泥

午後
在假寐中
夢見自己變成荷花

還不忘
和天空爭吵
吵得臉愈來愈紅

夏天跑來看

鬧成一片


〔 夏荷 〕1993,施並錫 畫

#1337

2000/07/17

(36)蓮 花

到了夏天
大人小孩爭著
變成一朵朵蓮花
泡在池裡

那些綠色游泳圈
擠滿了水池

真正的蓮花
被擠出了池外
跑到街頭 廣場
或是畫室裡
現出彩繪人体

真的蓮花其實是假的
假的蓮花才是真的


〔 蓮花池 〕1987,施並錫 畫

#1336

(35)瓶 花

有志一同組成花族
佔滿花瓶的整個世界
宣告沒有跡象的春天已來到
集体唱著夏天最後的玫瑰

從母体的根源摘下
還要計較顏色的身份嗎
被插成五彩共和的樣相
單憑設計者的隨興和安排

在瓶水供養的歲月中
顏色徒然喧嘩爭辯
誰才是最惹眼的代表
日日暮暮沒有改變

瓶的主体安然長在
不同的花族輪番
隨季節調換組合
向人展示不同的風光


〔 瓶花 〕1980,施並錫 畫

#1335

2000/07/16

(34)繁 華

我把一生最鮮紅的成就
向故鄉的季節獻出
我猶豫過 我迷惑過
如今我毫無保留奉獻

在我展現絢麗生涯後
才体會給出是多麼愉快
讓人愉快是多麼幸福
讓人幸福是多麼有成就

繁華對自己沒有多少意義
給世界添加一些燦爛
給人間帶來一些溫馨
這是對自己沒有意義的最大意義

我的光彩最後僅剩下記憶
有人記得也罷 忘記也無妨
我累積一生成就的艷麗
只留在藝術家的夢中滴血


〔 千紅 〕1994,施並錫 畫

〔 大紅 〕1992,施並錫 畫

#1334

(33)溫柔的美感

繽紛
也是一種
說服的壓力

最溫柔的美感
在熱烈的色彩中
暗藏著玄機

智者和愚人
都想撥開炫目的燦爛
尋找花下的刺
或是一兩片偶然的枯葉

我是凡人
滿足於競艷的美
每一朵花有一段羅曼史
向我傾訴
毫無保留的曲折


〔 綻 〕1994,施並錫 畫

#1333

(32)花的聲音

顏色是花的聲音
說出人的內心
說不出來的心情

人使用僵固的語言
無法把握
花自在的心意

花似乎自言自語
喧嘩的時候
不啻演出一齣歌劇

紅花最為雄辯
以花腔女歌手的高傲
唱著唯一的高音


〔 驚艷 〕1985,施並錫 畫

#1332

2000/07/15

(31)一枝玫瑰花

一棵樹
成不了森林
一枝玫瑰花
可以成為花季嗎

問題不在一枝玫瑰花
而是插花的那雙手
有那雙手的少女
那少女開始躍動的心靈

ㄧ枝花是寂寞些
但花瓶旁邊可能是窗台
窗台旁邊可能是少女的坐姿
托腮望著窗外的玫瑰園

ㄧ棵樹
可能是一片森林
一枝玫瑰花
可能是千絲萬縷的心思


〔 一枝獨秀 〕1983,施並錫 畫

#1331

(30)風信子

有一種花
是千面千眼
一個眼睛開一朵花
看一種人間相

花的眼睛
像一座旋轉塔
從四面八方
照顧到四季輪替

諸相不顯
逃不出十方世界
唯識不覺
人世祕密躲不過法眼

以含笑的眼睛
環顧世界六慾七情
日夜不眠的風信子
儼然是一尊千眼觀音


〔 風信子 〕1995,施並錫 畫

#1330

(29)孤挺花

假定鮮紅表示對愛情忠誠
我的艷麗不亞於玫瑰

假定開心表示對愛情奉獻
我的暢懷可以直透心底

只是我單純的花瓣
不像玫瑰繁複 而且遮遮掩掩

只是我孤挺的姿態
不像玫瑰嬌弱 害羞而且自卑

原來愛情只要純粹
不顧其他含意 象徵 隱喻


〔 孤挺花 〕1996,施並錫 畫

#1329

2000/07/14

(28)愛情的迷思

紅花高高在上
這是一種神話的形態
這是一種慶典的儀式

紅玫瑰昂首招搖
這是一種愛情的迷失
這是一種俗世的迷信

理性的排列和組合
這是一種歷史的構圖
這是一種秩序的必然

然而 蝴蝶只迷戀白花
蝴蝶不是色盲
只是喜歡神所遺忘的香味


〔 有刺的美感 〕1983,施並錫 畫

#1328

2000/07/13

(27)蟑 螂

散落一地的蟑螂
像前朝未被清理的
遺留恥辱

無畏清流
專喜歡躲在陰暗角落
繁殖無法根治的齷齪

就像頑強的癌細胞一樣
令人感到灰心絕望
卻又不得不堅持對抗

藝術暴露它們的嘴臉
宣告它們的死亡
永久不得翻身


〔 蟑螂 〕1980,施並錫 畫

#1327

(26)保持沉默

面對同樣的景觀
不同樣的抒情意象
你有你的高亢
我有我的低調

面對同樣的季節方向
不同樣的方位角度
你有你的裝飾音
我有我的休止符

看來互相親近依偎
仍有外面看不清的距離
聽來聲音交融難辨
卻有截然不同的音域

你就繼續唱你的高調吧
在二部混聲合唱中
頻頻出現意外的不協和音
我的策略是:保持沉默


〔 卿卿我我 〕1984,施並錫 畫

#1326

(25)豐收的災難

落入同一囚籠裡
只有面對同樣的命運
不管是什麼族類
是魚啦 還是蝦啦

一起困在平生未遇的籠中
開始失水 只見到微弱的光
彼此還要以重量壓制嗎
最上層也逃不掉命定的結果

任人翻揀類別 查祖譜
任人評斷体質和品相
剩餘的價值操在
饕餮者的口腹慾望

歸船上岸的每一滿簍
都是一場不小的災難
我們損失的無數精英
在他們成為得意的豐收


〔 簍中緣 〕1994,施並錫 畫

#1325

2000/07/12

(24)開 口

到最後關頭 剩下
一絲氣力 還是要開口
即使失去溝通的對象
沒有人理睬

不哀求 不討好
認知注定的命運
開口是天生的權利
到最後一刻也不放棄

即使被看做是唱歌
也要唱出一生練就
最精華的歌聲

詩人啊 不要閉口
管他人愛聽不聽
發言吧 大聲發言吧


〔 雙 〕1985,施並錫 畫

#1324

(23)莊嚴的儀式

三條魚靜躺在盤上
在巴哈的安魂曲聲中
等待最後的彌撒

一隻貓以神父的模樣
肅穆面對著三條魚
感受到安詳的氣氛

貓憐憫的眼神
凝望著魚目的哀戚
看到的是同樣有情的世界

在音樂聲中
貓遺忘了貪腥的本能
參與生命臨終莊嚴的儀式


〔 貓與鱻 〕1992,施並錫 畫

#1323

2000/07/11

(22)掙 扎

準備入鍋的蝦
掙扎是最美麗的
反抗姿勢

在最後一搏中
拚出最大的力量
突破傳統的優雅動作
創造出天地間
最美的一瞬

放棄掙扎的同伴
早已一臉死相
牠們不知道
掙扎是生命的原動力

掙扎到最後力竭
並非徒然
奮力而為本來就是
最高的美學


〔 蝦 〕1996,施並錫 畫

#1322

(21)貝 殼

詩人高克多說
貝殼是海的耳朵

我豈不更像大地的耳朵
在諦聽海的韻律

其實記憶在我體內
海的心聲成為我唯一的愛

我不輕易表白
即使最貼心的沙灘
也不會暸解我的心情

然而我愈來愈像
詩人或藝術家的耳朵
努力學習聽歷史的聲音


〔 寂靜海岸 〕1981,施並錫 畫

#1321

(20)盤中魚

海域是魚族的土地
雖然有些搖晃
有些潮汐變化

這是自由的領域
雖然有些漩渦
有些大魚會吃小魚

海底景觀是魚族獨享的樂園
雖然有些人會闖入
有些人還來偷摘珊瑚

不該夢想陸地的生活
雖然有些新奇的風景
有些不同的歷史文明

貪婪的人不會放過
一旦端上朝供的桌面
只剩下一盤僵化的姿勢


〔 盤中魚 〕1994,施並錫 畫

〔 有餘 〕1981,施並錫 畫

〔 圓滿 〕1994,施並錫 畫

#1320

2000/07/10

(19)龍蝦自白

海洋大到包容我的一切
海洋小到包容在我內面
海洋和我內外成為一体
海洋是我存在的場所
精神的宮殿

我準備在千噚之下度過千年
讓歲月不耐煩為我定位
儘管海面可能大風大浪
於我如像礁岩間
無人覺察的化石

你們可以任意捕捉我
任意在調色盤上
調配願意詮釋的任何色彩
任意為我炫耀
任意把我轉手買賣

其實那是我遺棄的形体
真實的我已經
和不朽的海洋合一
成為其中的一個音符
澎湃的一段旋律


〔 龍蝦 〕1994,施並錫 畫

#1319

2000/07/09

(18)蟹的遺書

我從來沒有想到要紅
我只知道這個世界
有我的一份存在
我就規規矩矩
走自己的路

我走路的方式
人們不喜歡
認為我的橫行
不合他們直行的習慣
說我橫行是霸道

我只好讓路
躲到沙地或礁石間
吐我的泡沫 浸我的水
結果 到我死後
卻紅透了
這根本不是我的自願

對著我死後
紅透的聲望和香味
他們正虎視眈眈
還流著口水


〔 秋高蟹肥 〕1983,施並錫 畫

〔 蟹肥 〕1995,施並錫 畫

#1318

(17)野鴿子的黃昏

黃昏時
野鴿子三五成群
從四方飛來

在枯倒的巨木上
嘀嘀咕咕
白天的經歷和收穫

但聲聲無非是
存在的哀愁啦等等
面對著自然規律的黃昏

等一下還是會飛走
野鴿子沒有忘記自由飛翔
只是無心探究自由的真諦


〔 夏日小曲 〕1980,施並錫 畫

#1317

(16)一隻小白羊

一隻迷失的小白羊
在季節來了又去的山坡下
獨唱花腔的草原之歌

白雲虛擬的羊群
把同伴攀山越嶺帶向虛無
以為自己是神仙的投影
草也不吃了
歌也不唱了

只有被譏為迷失的這一隻羊
知道存在於大地的真實
是唯一沒有迷失的一隻

只有他知道
白雲不過是他虛擬的
投射在天空中的影子


〔 獨行 〕1974,施並錫 畫

#1316

(15)意象之二

大板根以輻射狀延伸
在地上築起長城
盤踞著逐漸拓展的
勢力範圍

大螞蟻話多
在尋覓突破的缺口
栖栖皇皇半天
消失了蹤影

白鴿輕易
倏起倏落城牆上
不用任何語言藉口
意象優美自然

貓儼然
一副詩人模樣
在尋找最好的角度和時機
捕捉


〔 未知 〕1974,施並錫 畫

#1315

2000/07/08

(14)意象之一

你活躍自然
像一陣風
躍過七里香的籬笆

有時像一道閃光
穿過盲者的眼前
聽到心裡一聲驚呼

有時又像一隻鳥
在容不下酸雨的心房裡
自由翱翔

可是此刻你卻化身白貓
蹲踞牆上以危疑的姿態
像一支筆久久停在半空中⋯⋯


〔 牆上白貓 〕1975,施並錫 畫

#1314

(13)秋天的心情

枯葉
是秋天的情書
頻頻向大地示愛

大地拒收
讓枯葉
撒滿一地

一隻貓
在其中尋尋覓覓
偷窺秋天的心情


〔 枯葉白貓 〕1980,施並錫 畫

#1313

2000/07/07

(12)古 甕

古甕曾經裝滿歲月
沉澱在陰暗的底部醱酵
裡面可能有些會成為歷史
有些終究只產生氣泡

貓把古甕推倒
究竟是無意識的動作
還是察覺到歷史的真相
需要有目擊證人

貓像是藝術家或詩人
不在乎古甕的價值和考證
即使一頭栽進黑洞裡
放大的曈孔
立刻注意到重大象徵


〔 尋覓 〕1980,施並錫 畫

#1312

(11)貓的寓言

三隻小貓各有不凡的志向
一隻一心想當革命家
佔領一面中心的大窗
成為展望世界的據點

一隻立志做為革命家的信徒
盤踞隔鄰的小窗
就近觀摩動靜和風采

另外一隻練成忍者的身段
喜歡在屋頂上對著天空
高唱我戀愛著海洋
偶爾撒下一泡月光
照著窗口的兩隻貓

這是歷史上沒有發生過的事
三隻貓可以在舞台上演出
一齣人間的喜劇


〔 小貓兩三隻 〕1981,施並錫 畫

#1311

(10)流浪貓

托缽僧一般
在不為人知的季節角落
暫且沉思未來的方向

在曲曲折折的陌生世界
保持鎮靜而又緊張的姿勢
面臨會不會有一個冷漠
而又幽靈般的影子前來施捨

老僧終於入定成為一根禪杖
頂天立地卻沒有指向
兩隻蝴蝶繞著枯立的禪杖
尋思飛行要用什麼比喻才好

流浪貓尾隨禪杖守著陽光
直到黑夜來臨一一變成石頭
這個象徵在禪宗成為一個疑案


〔 貓與蝶 〕1980,施並錫 畫

#1310

2000/07/06

(9)神祕三重奏

把時間看做一粒粒
在地面滾動的彈珠
貓朦朧的眼睛
記錄著神祕世界的縮影

由於柔軟的身材
喜歡体貼而又不時顯露
似醒似睡似陰似陽的眼神
常被詩人喻為神祕的女郎

然而詩人才更其神祕吧
透過現實可以看到象徵的世界
透過實体可以呈現虛擬的精神

如果三個詩人在一起
會各自忙著翻尋記憶的角落吧
三隻貓卻依偎成一個閒適的午后


〔 流浪三兄弟 〕1974,施並錫 畫

#1309

2000/07/05

(8)天鵝絨的春天

在天鵝絨的春天裡
閉著眼睛安心享受
季節的和風在四周徘徊

在你只有笑聲的夢中
不止有一位天鵝絨的母親
還有許許多多識與不識
將來可能遇見或永遠無緣的母親

在妳神祕的夢想成真的現實中
不止讓妳擁抱一位春天的孩子
還有許許多多識與不識
將來可能關懷妳或受妳關懷的孩子

啊 母親和嬰兒眼神交會的一刻
超越於語言的電波自然流動
在這天鵝絨的春天裡


〔 春暉寸草 〕1984,施並錫 畫

#1308

2000/07/04

(7)天生的詩人

我是一位天生的詩人
懷著無限憧憬的夢
讓啟示性靈感的種晶
在又美又真實的孕育天地內
繼續成長為不可預料的晶体

我原本也有青春的哀愁
但對詩美的嚮往
我也体會到現實語言的挑戰
逐漸膨脹的社會困局
畢竟有一天終要突破才能見到天光

做為一位天生的詩人
我容易找到心心相印的故鄉
有歷史情結 現實鄉愁 憧憬美夢
然而詩是我創造的結晶
會形成一個自足的宇宙
我自己就是一塊豐腴的土地


〔 懷有 〕1983,施並錫 畫

#1307

2000/07/03

(6)蓮花化身

夢見自己成為一朵蓮花
從含苞到綻放
似乎符合自然的規律
在內心強自抑制的掙扎中
蜻蜓來過 蜜蜂也來過

我只是為青春而歌唱
在世界偌大的蓮花池裡
各自表現純潔的真實
那是毫無虛飾的天体營
每一時刻都有和風在吟詩

從含羞到開放
蓮花的過程每一步都在修煉
藝術的修持也是步步為營
在全面綻放的一刹那
不要驚呼 只要默默感受


〔 媚 〕1982,施並錫 畫

#13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