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尋此網誌

2006/10/10

紀念館

自己的意識任由別人灌輸
自己的胃腸任由別人餵養
自己的腦袋任由別人控制
自己的服裝任由別人規定
自己的行程任由別人策劃
自己的車輛任由別人供應
自己的豪宅任由別人贈送
自己的群眾任由別人號召
自己的口號任由別人呼喊
自己的同志任由別人攻擊
自己的歷史任由別人定奪
自己的鄉土任由別人踐踏
自己的紀念館任由自己想像


#1527

2006/10/09

和平示威

自己人一律
拿同樣圖案的旗幟
穿同樣顏色的衣服
自己人一律
比同樣的手勢
走同樣的路線
自己人一律
針對同樣的對象
指控同樣的議題
自己人一律
以同樣熱情擁抱敵人成為朋友
用同樣鬥氣驅逐朋友成為敵人
自己人一律
碰觸同樣的傷口
敷貼同樣的膏藥
自己人一律
藉示威遊行宣傳和平
出恫嚇言辭表達愛意


#1526

圍 城

自己人發動群眾
包圍插自己旗幟的城堡
自己人封鎖道路
不讓自己人自由走動
自己人辱罵自己選出的領袖
獲得敵人讚譽正直
自己人以別人的錢支持力量
指控拿自己錢的人貪腐
自己人以倒豎拇指的肢體語言
頻頻指向自己的下體
自己人以敵人恐怖的顏色
做為識別來限制自己的行為
自己人打自己的嘴巴
向天下宣告自己不畏死的勇敢
自己人凝聚一生最後的意志力
向自己虛幻的圖騰宣戰

#1525

2006/10/07

門第的光蔭

        — 詠陳中和紀念館

看到陽光和樹影爭吵
從前庭到四周圍
外界紛紛擾擾雜音
無碍宅邸內書香藝氛
大家族雍容器度
遙想當年主公英姿
在珠盤上輕輕撥弄
彈指間一粒風一粒雨
快閃勝似光陰變化
陸地糖產,海上貿易
架撐起港都產業迴廊
宅內宅外子孫繁衍熱鬧
不時在歷史中迴音飄蕩
門第氣勢留下時代見證
主公宛在已然超越時代
回首陽光與樹影無端爭吵
淹沒在鳥聲和車聲裡


#1541

2006/10/06

斯文長在

    — 詠鳳山舊城孔廟崇聖祠

斯文不沒落
只是時移而境遷
文化入民族血脈
形雖解體而長在
最後的祭祀遺跡
成為象徵
仍然在歷史中吟詩
伴著風聲雨聲
伴著新興民族幼苗
琅琅讀書聲
縱然落寞空虛
還好有古樹長相左右
亮著珠璣詩句葉片
斯文長在人心
應時運勢何樂不為
吁!時之聖者
  詩之聖也!


#1540

2006/10/05

沉默的媽祖

        — 詠旗後天后宮

廟不在大
為神不在多言
我默默定坐
不動如林
對行船人的安全
我心中自有盤算
天有好生之德
生賴好德之天
廟小與我何有哉
即使屋漏我仍自得
不用紙錢賄賂
不用呼天搶地
我不能呼風喚雨
也無意霸佔位置
我提供的信仰
以愛為本
故曰:廟不在大
   有詩則名
   神不在言
   有誠則靈


#1539

2006/09/13

雪落大草原

蒙古包外
雪靜靜落著
天地柔情對話有滿月見證

蒙古包內
劈拍響的燒柴正熾
旅人的心跳聲應和著

旅人們圍著爐火的談興
追憶年輕時的豪邁
對照進入老境的心情

蒙古包內
漸起的鼾聲流水般
時而悠揚時而徐緩

蒙古包外
大草原的雪
跳起了迴旋土風舞


#1549

2006/04/20

妳笑出了陽光

似暖還寒時候
妳笑出了陽光
溫和的習性
堅持毅力培養
無限的能量
不求目的性的存在
最是優游自在
紛紛擾擾的環境裡
是最具力量的武器
可以抵抗邪惡
戰勝癌


#1509

2006/03/26

水 流

水來自源頭
水流向出口
有時遇著湍流
有時穩穩矣流
有時形成大大小小的
水窟仔和水潭仔
匯聚上游的水
供應下游的水源
水要不斷在流
才會變成溪
變成河流
變成開闊的海


#1501

2006/02/10

達里奧的天空

乾旱的季節
達里奧的天空
每到傍晚
飄飛著雨絲
不夠凝結成
一首抒情的淚
教堂的廣場上
聚集人群比鴿子還多
詩句比雨絲濃些
民眾的情緒
最後被牆上點燃
才顯示灼灼的字句
擠出了驚嘆
人群和鴿子一樣
四散各自找尋
回家的夜色
或許帶回一句兩句
達里奧留下
顏色不太分明的天空
藏在夢裡

    於格瑞納達


#1551

2006/02/08

在格瑞納達

在我的故鄉
經常聽到
心靈的呼喚
來自尼加拉瓜
達里奧的祖國
絲絲入扣
從太平洋此岸
到達台灣東海岸
從世紀的此岸
到達時間流逝的彼岸
從現實世界的此岸
到夢裡尋尋覓覓的彼岸
循著心靈的呼喚
終於來到尼加拉瓜
我看到達里奧的同胞
在太陽豐收的土地上
有著褐色的笑容
在古城格瑞納達
從世紀遠遠的彼岸
流傳著美麗與哀愁
從世界各國匯流
詩的友誼和夢幻

       於尼加拉瓜格瑞納達


#1550

2006/01/20

夜 禱

神啊,我白天迷惘於
栖栖皇皇 ,無緣接近祢
加上白內障,看不見形象
我半夜醒來,透過黑夜
包圍我四周的深沉黑暗
感覺到祢在遠方守候
即將到來收網的光明
我感覺到祢的存在
包容在我的內心裡
居住在我內心為祢建造
無形而永不毀壞的神殿
不待我呼喚、不待我祈禱
祢與我同在,不論黑夜
還是白天,祢無所不在
我透過閱讀認識祢
我透過思考掌握祢
我透過仰望確認祢
在祢的絕對黑暗中
守候祢另一種形象
光明的到來,我祈求
和祢融合為一,我
和祢,我的神


#1532

2006/01/19

姓名危機

有人試圖更改我的名字
我在詩中信誓旦旦
衛護我的本名主權
「從出生到入罈
 有始有終」
已面臨到危機
Lee Kuei-shien
忽然變成Li Kui-xian
誰的主意我不知
是誰立下的什麼規則
別人可以決定
隨意更改我的名字
抹消我建立的形象
創造一個虛無的存在
認定那是我
我發不出那虛擬名字的聲音
啊,原來要使我失聲
是從更改我的名字入手
我的主權面臨挑戰
堅持我真實的名字
不是主張
是天經地義的權利


#1516

2006/01/12

鳥鳴八音

1.
鳥折翼
留下異樣的
羽毛

2.
鳥繞樹三匝
聽到年輪聲音
過了三年

3.
有人要辨識鳥語
鳥自己全部
失去了記憶

4.
鳥投影
在水中
魚嚇得躍出水面

5.
鳥笑魚
不會飛翔
魚笑鳥不會游泳

6.
麗日當空
鳥的哀歌
輕快的詠嘆調

7.
秋風斜雨
鳥的歡呼聲
在嗚咽

8.
鳥飛過
以天使的光影
在無神的天空


#1530